菜单导航

日本動漫開始接近拉美魔幻現實主義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00:46:36

原標題:日本動漫開始接近拉美魔幻現實主義

日本動漫開始接近拉美魔幻現實主義

  《若能與你共乘海浪之上》的男女主角相互對望。

  【漲姿勢】

  近期,湯淺政明的奇幻青春愛情電影《若能與你共乘海浪之上》在中國上映,去年他曾帶《宣告黎明的露之歌》參加上海電影節,但那次與最佳動畫長片失之交臂。今年的這部作品則幫助他帶走了獎杯。更加強烈的個人風格,同樣魔幻現實主義的愛情故事助他圓夢。湯淺政明和新海誠,加上早年的宮崎駿,還有曾經大火的《涼宮春日的憂郁》,今年話題度很高的《青春期豬頭少年不做懷夢少女的夢》等,越來越多的日本動畫開始走上魔幻現實主義路線,在現實中講一個超現實的故事。

  湯淺政明的作品告訴世人,這樣極具風格化的作品注定會在日本動畫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與新海誠這種追求細膩真實的動畫人相比,湯淺政明的作品更加跳躍,充斥著大量崩壞的透視、粗放的線條,各種俯視、廣角鏡頭,甚至還有照片和油畫的加工和拼貼。至少從風格上,他和新海誠這位當前日本動畫界另一位代表人物走了兩個極端。

  然而故事上兩位導演卻都偏愛魔幻現實主義風格,不同於以往的奇幻故事,這種發生在現實社會裡的魔幻故事往往給觀眾的沖擊更強烈。

  魔幻現實主義作為拉美地區獨有的文學流派,來源於拉美社會巨大的割裂性,一方面西歐殖民者為拉美地區帶來了近現代科技和文化,但是拉美地區原有的原始文化、圖騰信仰仍然廣泛存在著,直至今天,拉丁美洲印第安人還盛行神靈崇拜,相信神話傳說,並習慣於用神話知識來認識和解釋客觀世界。

  這樣的社會環境與相對落后的經濟相矛盾,使得拉美作家喜歡將神話民俗傳說這種魔幻的故事融入到現實中,幻覺和現實相混,來表現拉美社會的割裂感,這種現代神話便是魔幻現實主義。

  雖然日本同樣擁有深厚的民俗傳說及文化,但是在文學上,日本文學並沒有創作出魔幻現實主義作品。實際上,拉美的魔幻現實主義文學在全球產生影響之前,日本文學中的現實主義作品和民俗文學的分野是十分清晰的。但是對於動畫創作,特別是動畫長片的創作,一直以來受文學作品的影響非常深,許多導演和編劇要麼直接改編文學作品,要麼從文學作品中獲得了大量靈感。

  日本和拉美地區一樣,仍然保留了大量的民俗傳說類口頭文學或是古典文學,對於整個社會的影響仍然非常深,比如大家很熟悉的各種妖怪傳說及怪談系列。許多有著深厚文學功底的日本動畫人,對於這樣契合的表現手法自然不會錯過。以宮崎駿為例,他在早期一些關於二戰題材的作品裡非常喜歡使用這樣的手法,戰前的日本與拉美社會一樣,雖然國家初步實現了工業化和近代化,但是貧富差距巨大,社會矛盾尖銳,而因為侵略戰爭以及對天皇的效忠又使得整個社會陷入了一種狂熱情緒中,這種巨大的割裂性以及魔幻感使得宮崎駿非常喜歡用這樣一種將幻覺以及現實相混合的方式來描述這個特殊時期。

  而成長於泡沫經濟破裂時期的新海誠與湯淺政明卻是另一種生存狀態,與出生於二戰時的宮崎駿不同,他們二人經歷的是高速的增長與突如其來的衰退,籠罩在他們頭上的是一種無力及失落感,以及對未來的迷惘。雖然同樣深受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影響,但是新海誠與湯淺政明的作品更多的是通過這樣的現代神話來尋找慰藉。這也是為什麼兩人不約而同地都選擇了拍青春愛情題材,類似的還有“涼宮春日”以及“青春豬頭少年”系列,青春、校園、愛情加上一點點魔幻故事往往會達到一個意想不到的效果。隻不過相對於宮崎駿這樣經歷過戰爭的老人來說,格局與視野上確實是弱了一些,但是你絕對不能說他們缺乏人文關懷,不能說他們不是現實主義作品,因為在日本這樣一個經歷過經濟衰退及泡沫破裂的低欲望老齡化社會,這樣充滿希望、敢愛敢恨的青春愛情故事簡直人文關懷爆棚。

  特別是目前的日本動畫業界在創作上越來越同質化,喜歡扎堆做同一個題材,比如最近的“異世界”題材,連作品裡都開始吐槽現在異世界題材太多了,審美疲勞加質量拙劣,創新已然變成了一個遙遠的詞。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將湯淺政明、新海誠視為未來日本動畫的領軍人物,因為像這樣的風格鮮明,敢於將魔幻現實主義這種文學流派與動畫創作相結合的導演,至少在日本已經越來越稀有了。

  □袁蕾(動漫評論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