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铁腕教头”白江 中国大学的安西教练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2日 13:25:45

  6月12日,中南大学男足夺得CUFA超冠联赛亚军,创造队史最佳成绩,半决赛和决赛两个主场均吸引了超过1万人观战。稍早前,中南大学男篮连续4年挺进全国四强,连续6年摘得“西南王”桂冠;而中南大学女篮,则完成了4年3夺西南赛区冠军的壮举。

  中南大学实现了真正的足篮两开花和男女篮两开花,将中南大学篮球从默默无闻一步步打造成“中南铁骑”的,正是CUBA历史上第一个率领不同队伍(分别是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矿业大学)夺冠的主帅——“铁腕教头”白江。同时,他也是第一个投身校园篮球教练工作的前国手,算得上推动“体教结合”的先行者。

  以身作则,让队员服服帖帖

  按理来说,15年来,白江带过的球员里不乏“刺头”,可所有人都服服帖帖,不是因为他的惩罚措施有多酷烈,而是因为他时时刻刻都能率先垂范,他对待自己,甚至要比对待弟子们更严苛。

  现任中南大学女篮主帅的孙大虎(2007-2012年就读于矿大),是白江在矿大时期的得意门生,他告诉记者:“我们为啥服白指导?因为他能以身作则,不是光耍嘴皮子,我们都能看在眼里的。”

  当年矿大的早训是6点半到7点半,年过四旬的白江总是能在6点15之前到场。“我们给这叫老白原则,也就是时间观念。”孙大虎说。,这个习惯在十几年间未曾有任何改变,6月13日上午,白江带队在首都体育学院备战CUBA四强赛,已经56岁的他照例先于队员们抵达,“习惯了就好,习惯成自然嘛。”白江淡淡地说道,“你不能松,你松,队员松得比你还快。教练员松一寸,队员就松一尺,教练员松一尺,队员就松一丈。”

  “只要进入训练场,白指导就不再坐下,他全程站着,不会说是泡杯茶坐在场边,优哉游哉的那样,因为队员们在跑、在练、在流汗。”孙大虎告诉记者。

  到了冬天,白江在训练场上从来不穿羽绒服,也不穿长大衣,顶多穿个(羽绒)马甲。有段时间,矿大男篮住在新校区,由于室内球馆尚未建成,早上训练去新校区又来不及,所以就只能在外场进行,冬天徐州的早晨,寒气逼人,白江的穿衣方式却丝毫不为所动。“他们这么辛苦,教练员也不能舒舒服服。”白江告诉记者,“行胜于言。”

  身为前国手,与校园里一帮20岁左右的孩子同甘共苦,谁能不受触动?“他无形当中就慢慢把我们折服了,你说教练都这样做了,我们还能说啥?”孙大虎表示。

  宽严相济,铁腕教头亦是慈“父”

  白江治军,宽严相济,“宽”近乎“慈爱”,“严”近乎“苛刻”。两种极端的情状,在他身上得到了和谐的统一,球员们敬畏他,更敬爱他。

  《湖南日报》在一篇揭秘中南大学男篮的报道中,如此描写白江的“严”:“他制作了一份严格队规,队内生活作息时间、寝室内务标准等一一在列,甚至连不叠被子、不吃早饭都会被‘惩罚’;抽烟一经发现立即退队,外出比赛必须两人并排同行走队列,训练比赛绝不能说脏话……”

  他赏罚分明,对待明星球员而且要更加严苛。“我们队罚款很重,明星球员如果做错事,罚款要多得多。”白江告诉记者,“你受到的惩罚,要跟你获得的荣誉和奖励是匹配的。不能说好事全给你占了,不好的事就没你的事,你到哪个位置,就要有这个位置的担当。”

  他讲究“学生就要有个学生的样”,所以一直将正常的训练安排在上午课前和下午课后,“他们始终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只要是学生,你就要学习,对老师就要尊重,一定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什么年龄段就做什么,我严厉禁止他们抽烟喝酒,因为这不是你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

  “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孩子们缺少吃苦的机会。人的天性就是容易偷懒,像我们也一样,你再不去制约他、引导他,在成长道路上没有这些艰苦的经历,他不会真正成人和成才。”一说起自己的治军风格,白江就滔滔不绝起来,,“尤其他们还是孩子,世界观没有完全固定和形成,自我的约束能力还没有达到。家长在孩子十八九岁的时候把他们交给我们,在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如果你不去管他,任他自由发展,他就往不好的方面去了。”

  “其实一切一切都是为球场服务,要不然我们这些年也不可能每每在落后和绝境的时候翻盘,其实这个跟此时没有任何关联,这完全跟平时有直接关联。”白江解释说,“他们平时就是在比较艰苦、严厉的环境下生存,他们已经养成了——就像我说的‘习惯了就好’,他们觉得是一种常态。”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