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中)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16:25:13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中)

(中)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泰戈尔《飞鸟集》


 已经是最深的子夜,就连最后一名热爱山路的赛车手也离开了秋名山。道路两侧的树木只剩下僵硬的枯枝,静静地与同样无言的冬夜对峙着,要在这里坚守到尚且毫无迹象的春日。
     而就在这万物阒寂中,却突然闯入一道独特的引擎声浪,尖锐高亢,猛地叫醒整条山路。两道车头灯也像两把分开的利刃,深深地扎进夜色里。全力奔驰的白色FC在残留着积雪的路面上滑行通过一个又一个弯道,犹如在连接深渊两端的细线上起舞,是危险无比又精准无比的美丽,像梦里一道转瞬即逝的月光。

  虽然已经有将近四年未再来到秋名,但高桥凉介却发现自己还记得当初那场比赛——他唯一的败绩——里,他跟在AE86后面模仿的那条line。
  时间过得太快了,快得即使是他,也终于不得不承认,在那段时间有许多事都被自己在有意无意间悄然放置。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藤原拓海,都在一味想着埋头前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真正摆脱过往里,所有不成熟带来的酸涩甚至苦痛。
  FC缓缓放慢速度,转了个弯驶下公路,然后在秋名湖前的停车场上熄停了。
  高桥凉介走下车,伸手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烟和打火机,靠着FC抽起了烟。

 他想起四年前,Project.D解散时,大家一起来到秋名湖边,一边喝酒一边畅谈的情景。那时秋天还未结束,天气里只有同样迟来的凉意,倦鸟披着最后的霞光飞入山林,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开始倒映出稀疏的星星。
     藤原拓海坐在他对面,刚刚喝下去的啤酒在少年人的脸颊上飞起一层薄薄的红晕。听到喝醉的高桥启介嚷嚷两人间还保留着的胜负时,他一反安静谦虚的常态,笑得颇为骄傲张扬:“启介先生不怕会输给我和Impreza吗?我现在可是很快的啊。”

 高桥凉介闻言,有些好笑有些惊讶地抬眼看了过去,却完全没想到正正好遇上了拓海下意识间望来的目光,他不由得一愣。
     少年车手眼里的笑容还留着浅浅的影子,那么年轻、明亮,仿佛要装下一个广阔的世界,又仿佛只专注地看着他一个人——

 手机忽然响起一阵铃声。高桥凉介掸了掸烟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那是藤原拓海所在车队的公关经理的号码。
     一个星期前,藤原拓海转危为安,离开ICU转入普通病房,当时经理也特地通知了他。现在伦敦应该是傍晚了,这时候打电话给他……

 他按下接听:“Hello?”

  “……凉介先生,是我,藤原拓海。”

  秋名湖湿冷的水汽缓和了夜风的凛冽,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指间的烟快烧到尽头的热度终于提醒他开口,但他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更多的话了:“……嗯。”
  手机另一头的声音十分干哑,显然对面的车手才醒来不久:“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你,我只是……”

  那天,少年车手直视着他,远处的秋名湖闪烁着温暖的金色时光,从过去到未来。他好像也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地让开了男人的目光,伸手刮了刮自己发红的面颊。
  高桥凉介沉默地望向如今冬夜里一片漆黑的湖面。


  手机里有片刻的无言。
  很快的,藤原拓海又继续说道:“我一直记得凉介先生和我说的那个世界,虽然现在这个样子,但是——”


  但是什么呢?
  他试图去想象现在的藤原拓海坐在病房里的样子,然而这一切的尝试,最后还是变换成了四年前秋名湖的那个黄昏。
  坐在秋日的余晖里的少年车手,他的眼里是那个无比广阔的赛车世界,坚定得闪闪发亮。
  在那一刻,他就像是一颗终于被打磨完成的钻石,甚至,他就是那个梦想。


  而现在的藤原拓海,正在手机里慢慢地说道:
  ——“但是我还是不想放弃。”


  这句话无比的平静自然,就好像是记忆里那天落日下的车手也在说着这句话。
  但它又像冲破堤岸的万丈波涛,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将沉埋在过去和心底最坚硬的不甘、无能为力和那些无以言说的痛苦都冲刷到眼前,最终变成黎明下孤独又温柔的一线浪潮和一句从未被说出口的话。


  高桥凉介察觉到自己眼眶微微发热,不过他没有丝毫的余暇去理会。
  他听到了心里那句话,在那个秋日之前就已经在那里了。


  ——“我也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