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从兵蜂娘开始,以前的虚拟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02日 00:17:33

  这边初音未来的中国巡回演唱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那边BML上海站VR场已然为粉丝们献上一道大餐。乐元素的《战斗吧歌姬!》、《QQ炫舞》的星瞳、腾讯游戏AI伴侣知几……在我们想到、想不到的场景中,“虚拟偶像”们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切入到这个领域。

从兵蜂娘开始,以前的虚拟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从兵蜂娘开始,以前的虚拟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在互联网构建的虚拟世界中,只要想,你可以将任何内容以虚拟的方式呈现,并通过一个命名和一些包装让它成为“虚拟偶像”,它们可以是你自己设计的虚拟形象、可以是阿里的猫、京东的狗、苏宁的狮,也可以是某个客服机器人。

从兵蜂娘开始,以前的虚拟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通过包装,这些吉祥物也可以成为虚拟偶像

  这是一个虚拟偶像泛化的时代,为了流量、为了先机、为了未来,这种做法无可厚非。至少在当初面对二次元时,这种泛化的视角取得了现行结果上的成功。通过资本、行业几年来不懈的努力,更多人被动或主动的置身于了二次元的“想象共同体”中,市场边界被放大,产业链被盘活。

  因而在这种似乎可行的先验性中,很难去判定现行之于虚拟偶像的某些方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即便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炒概念”的行为,也无法以正确与否加以评判。

  但这并不表明虚拟偶像就无从入手,从不同的角度思考虚拟偶像,对于理解现在的虚拟偶像具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位”虚拟偶像出道之前

  虽然虚拟偶像这两年异常火热(尤其是在国内),不过虚拟偶像并非一个新生事物,其在发源地日本也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发展。

  如果从现在大众认知较广的表现形式(以虚拟图像为中心)来看,虚拟偶像的起始点来始于1993年,科乐美针对系列游戏“兵蜂(TwinBee)”女主角开展的“ウインビー国民的偶像化计划”(ウインビー(winbee)即兵蜂双人模式中的2P角色)。

ウインビー(兵峰娘?

ウインビー(兵峰娘?

  

  如果将视野发散开来,即虚拟偶像仅满足虚拟的形象+专业偶像这一特征,那么虚拟偶像首次要前推3年到芳贺唯(芳贺ゆい)的诞生。

  当然,上述都是以虚拟偶像正式投入商业运作作为前提。而在此之前,虚拟偶像这个概念已经在日本出现了许久。

  1981年,日本漫画家吾妻ひでお将其漫画《Scrap 学园》中的猫山美亚作为主人公,自费出版了一套写真集《美亚酱官能写真集》,这种让虚拟角色跨媒体出现,并赋予其真实偶像能力(写真、模特)的行为已经表现出了虚拟偶像特征。

从兵蜂娘开始,以前的虚拟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1982年放送的SF(科幻)动画《超时空要塞:Macross》的地位也不一般,它不仅是动画和日本流行音乐结合的重要里程碑,同样其中塑造的歌姬“林明美”也是虚拟偶像的一次重要的荧幕表达。

从兵蜂娘开始,以前的虚拟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此外,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文化领域也出现了虚拟偶像的呼声。当时,日本偶像行业飞速发展,但隐患也由此产生。

  1986年4月,日本偶像歌手冈田有希子在割腕自杀未遂后,选择跳楼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随后的一段时间中,社会的视角转移到这次自杀事件带来的“有希子症候群”(在冈田有希子自杀之后,日本短时间内发生了过百名青少年自杀的事件)。

  同年5月,日本漫画家、学者大塚英志表达了其对偶像的看法,“紧张的日程都能完成、不会发生男女关系问题、对出场费没有任何怨言——这样的“虚拟偶像”一定是演艺界找寻的最完美的偶像…。。如果偶像是“虚像”的话,没有生命的“虚拟偶像”才是真正的偶像。”并在两年后出版的体系与仪式》一书中呼吁,只要利用动画、漫画、小说等媒体创造出假象现实的偶像即可。

  这是在冈田有希子这位真实偶像自杀后,其对偶像的认知和方向的理解。在文字中,大塚英志将虚拟偶像和真实偶像置于了一个事物的两个对立面:真实——偶像——虚拟,而它们的中心已经非常明确:偶像。

  在那个时代,处于猫咪俱乐部时期的秋元康也表达过通过媒体创造偶像的观点,从某种视角去解读,这其实就是一种“虚拟偶像”的认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