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可以看到词语的颜色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08日 03:06:57

原创 Sidney Perkowitz 酷炫脑

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可以看到词语的颜色

图源网络
以下为朗读小姐姐全文音频
作者 | Sidney Perkowitz
翻译 | 郑佳琳
审校 | 酷炫脑主创 & Yeal
朗读 | 鸽仔
美工 | 雪今晶
编辑 | 吴湘蓉
通感可以说遍及整个大脑,而研究通感的意义在于它可以给出“大脑神经与意识之间关联”的初步线索,帮助研究人员建立一个有效的意识理论。
在我6岁左右的时候,我的大脑里发生了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虽然当时的我并不觉得奇怪。从那时开始,我会自动地将星期里的每一天与一种颜色或是图案联系起来,好像每个词语都包含着一种意思。周日是很深的红褐色,周三是阳光般的金黄色,周五是墨绿色。但有趣的是,周六是不同的,它在我的脑海中是不断变化和重叠的银灰色圆圈,就像苏打水中的气泡一样。
当时我并不知道,我正处于一种叫“通感”的异常心理状态中。通感研究者茱莉亚·希姆纳(Julia Simner)形容这是一种“平凡事物引发非凡经历”的状态。更确切地说,这是一种神经学现象,一个感官受到刺激的同时,也刺激了另外一个或多个感官(“通感”也可称为“联觉”,也就是“共同感觉”)。
世界上有4%的人会经历这样的跨感觉连接,研究发现它更常出现在创造力强的人群中。很多艺术家都曾表示有过通感体验,比如19世纪的俄罗斯作曲家里姆斯基-柯萨科夫(NikolaiRimsky-Korsakov),英国当代艺术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以及流行歌手Lady Gaga。

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可以看到词语的颜色

图源网络
对我来说,“周日”、“周一”这些词语引发了一些内在的关于颜色和图案的画面。但颜色还能与许多其他刺激物建立反应,比如与书面或口头词语反应(“颜色—词语通感”),与字母、数字或是符号的反应(“颜色—字形通感”),还有与音乐和声音的反应(“颜色—听觉通感”)。
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了许多其他的“刺激—反应”组合,像是味觉引发视觉影像(炸鸡的味道引发一个3D图像),或是物理接触引发嗅觉,更神奇的是,文字也可能引发味觉,比如“监狱”一词会让有的人尝到培根的味道。
这些奇怪症状曾一度被人误解,引起恐慌,认为它是精神病的前兆。虽然现在我们对此已经有了更多的了解,却仍然有很多未解之谜,通感也依旧带着神秘的光环。但同时,它也为探索人类的大脑、思想、创意思维以及意识提供了新的思路。
感观之间有交错联系的相关报道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在1690年,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写过一位盲人男子的故事,他会将小号的声音与鲜红色联系起来,虽然尚不清楚这是否真的是通感,亦或是一种比喻手法,但这个故事还是不断出现在通感的研究中。

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可以看到词语的颜色

《神探夏洛克》
之后,在1812年,一位德国的内科医生描述了他的一个患者能看见字母颜色,同时也有其他医生描述遇到过相似的情况,这在当时引起了许多科学家、临床医生和艺术家的关注。比如法国诗人亚瑟·兰波(Arthur Rimbaud)和查尔斯·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就曾赞颂这种感观的融合是一种浪漫主义的表达。
但19世纪的科学界和医学界对此的理解还是有限的,许多通感者也因为担心自己会被当做奇怪的人,而不愿意公开自己的情况。有些甚至还会被诊断为精神分裂,因为他们的症状很容易被当做妄想和幻觉。当然还有一些临床医生是不承认通感的存在的,他们认为患者所说的“音乐是红色的”只是一种夸张的比喻。
幸运的是,从19世纪到20世纪,与通感相关的科学研究逐渐增多,主要是运用采访和小组调查的形式。在1895年,心理学家玛丽·卡尔金斯(Mary Whiton Calkins)收集了一些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学生关于通感的自述,对他们的临床表现进行了分析,并推断了成因。
不过,和当时的其他科学家一样,她无法对这种现象进行神经学的深入探讨。但研究还在继续,并且在20世纪30年代,许多国际的学术论坛都曾讨论这一课题。
然而那之后,对通感的研究却开始减少了。其中一个原因是通感有太多不同的形式,很难一一地进行追踪记录。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研究上的困难,由于通感是一种内在主观的感受,而人类的大脑意识是难以进行科学研究的。
可想而知,当所有可供研究的证据都来自实验对象主观描述的时候,要如何去分析神经的活动呢?当时的整个心理学界都意识到了这点,导致心理学家们渐渐地不再去研究人类大脑的内在活动。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