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迹部景吾》君藤 ^第11章^ 最新更新:2021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25日 19:56:26

[收藏此章节] [举报]

举报色情有害

举报涉未成年有害

举报刷数据

其他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新增 取消

+新增收藏类别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绅士少年

  忍足侑士在开学了整整两个月,大多时间都与迹部景吾走在一起,可是这一天。

  网球部的成员走的差不多了,他刚从休息室换好衣服出来,看到那并肩而立的男女。

  “美尤,这段时间来网球部吧。”迹部景吾把紫灰色的短发往后顺了顺,露出完整的额头轻轻的喘了一口气说道。

  “不要,我要回家。”远藤美尤拒绝,早上刚得到母亲和父亲一起出国,难得她一个人在家可以好好偷懒,她才不要来看他打球呢。

  被拒绝的迹部景吾抬头,正准备说什么看到她递过来的毛巾,先是擦了擦汗,然后又看到她递过来的保温杯,接过喝了一口,一系列的动作做完,迹部景吾拍了拍远藤美尤的头。

  “这么久没碰球拍了,不手痒吗?”

  “我来网球部就可以碰球拍吗?”远藤美尤唇角微微往下拉。

  “不可以。”毫不留情的否定。

  “所以,我来不来又有什么关系。”远藤美尤耸肩摊手,然后起身表示自己要回家了。

  “十天,只要你老实的呆十天,本大爷就陪你打一场。”迹部景吾抬起下颚,看着她。

  “成交!”

  忍足侑士就这样默默的看完他们交易的全过程,确定自己完全没有被注意到,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两个人同时看过去,迹部景吾挑眉:“忍足,你怎么还在这里。”

  忍足侑士指了指休息室开口道:“流太多汗了,所以洗了个澡。”

  “啊。”迹部景吾应了一声,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往休息室走去,感觉到衣角被拉了一下,像是反应过来似的介绍。

  “他,忍足侑士,是个网球打的很不错的家伙,她,美尤,嗯……远藤美尤。”说完,受不了浑身是汗的感觉,迹部景吾走了进去。

  “……”

  忍足侑士无奈的看着休息室的门,迹部这家伙,就这样介绍完了?这个女生和他是什么关系还没说呢。

  “那个,你……”忍足侑士想要主动开口,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说,一向擅长和女孩子交流的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

  “你好,忍足君。”远藤美尤主动的打着招呼,忍足侑士对她是完全陌生的,可美尤却总是从迹部同学口中听到他的名字。

  “啊,你好。”忍足侑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远藤美尤,嗯…从外貌上来看是符合迹部的美学的,是女朋友吗?可如果是女朋友为什么这么久都没见过。

  但他们的熟识度也不像刚认识的样子。

  因为以往打网球的缘故,远藤美尤对外来的视线很敏感,所以从忍足侑士的第一眼她便感觉到了,微微的抬眸,与那双戴着眼镜的眸子对上。

  瞬间避开,远藤美尤抿了一唇,觉得自己也许可以不让气氛这么尴尬,“听迹部同学说,忍足君的网球拥有着仅落后于他的实力呢。”

  热爱网球的少年,在谈及网球时像瞬间变了一个人,他唇角勾细微的弧度,开口道:“原本我也是这样以为的,但是经过这两天,我才发现我错了。”

  “迹部隐藏了太多实力。”这是很坚定的话,同样是对强者的肯定。

  “哦?你好像并不讨厌他浮夸的性子。”远藤美尤看着他,以往在英国时,虽然大多数人崇拜迹部同学,但讨厌他的人也不少,就因为他华丽的做法。

  “怎么会,远藤桑难道不觉得有迹部在的地方,总是容易让人充满动力!”忍足侑士笑了,原本觉得京都很无趣,冰帝学园很无趣,但因为迹部,他却觉得很值得留下。

  “这…可真是很高的评价呢。”远藤美尤说完,再次看着忍足侑士的眸中少了些许疏离,迹部同学口中的忍足侑士似乎真如他所说,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咔拉。

  休息室的门被打开,换回校服的迹部景吾走了出来。

  “忍足,我送你回去。”迹部景吾看着忍足说道。

  “嗯?这样不会太麻烦了吗?”忍足侑士看了眼远藤美尤,问道。

  “啊,不会。”

  因为有了忍足侑士的加入,远藤美尤坐到了副驾驶,先是把忍足侑士送回家,然后车辆直接开往了迹部家。

  “迹部同学,不用先送我回家吗?”远藤美尤贴着窗户,眼睁睁的看着车子从她家走过。

  “哈?在远藤阿姨回来之前,美尤是要住在本大爷的家里的。”

  “?”

  远藤美尤一直到下车还没反应过来,等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很好,直接被挂断。

  没一会儿短信来了。

  「美尤,妈妈正在开会,有什么事吗?」

  ……

  「没事!」

  关掉手机,远藤美尤深吸了一口气,算了,反正也不是没有住过。

  迹部家有属于远藤美尤的房间,这事还得从四年前远藤美尤受伤来说,从出院后的所有复建,她都是在迹部家度过的。

  父母不是没有拒绝过,但是对于迹部景吾的坚决,他们只能无奈的同意,毕竟在美尤住院的时候,这孩子做的实在太多了,该做的不该做的,甚至是他们做父母都没有考虑到的事情他全部都考虑到了。

  这份在意,就算是为人父母的他们也无法拒绝。

  “欢迎您的到来,美尤小姐。”管家上前,温和的开口,接过自家少爷手中的两个背包。

  “好久不见,木森伯伯。”远藤美尤微笑着打招呼,然后跟着迹部景吾走了进去。

  因为回日本没多久,远藤美尤来迹部景吾在日本的家次数很少,所以对这还有些陌生,除了木森管家,其他的女佣们并不认识远藤美尤。

  “这是美尤小姐,迹部家的贵客。”

  木森管家看着女佣们,严谨着一张脸说道。

  不似以往的那些客人,美尤小姐对景吾少爷的意义他再清楚不过,有时候对待美尤小姐的事情要比对待景吾少爷的事还要认真才行。

  因此,他早已把美尤小姐的喜好了解的很彻底。

  远藤美尤住的房间与她家中的一模一样,晚餐的食物全是她所偏爱的,就连浴室的洗漱用品都是她常用的牌子,远藤美尤有些无奈,木森伯伯还是跟在英国一样,认真的有点过分啊。

  有些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小细节他都准备的好好的。

  洗漱完,远藤美尤坐在房间的电脑桌前,写着家庭作业,偶尔碰到比较难的题目她转动着笔,思考了一会之后便继续动笔。

  在英国小学毕业后,期间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上学,再次入校便是回到日本的冰帝学园了,两个国家的课其实有很大的区别,但好在基本的概念没有变化,所以想要跟上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较为其他人用了更多的时间罢了。

  其实她这里有这样的问题,那跟她同样空窗了一年多的迹部同学。

  唔。

  他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吗?

  而在隔壁房间的迹部景吾穿着浴衣站在落地窗前,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无酒精香槟喝了一口气,然后轻轻摇晃着看向外面的夜色。

  “美尤小姐对房间的安排很满意,景吾少爷您看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吗?”木森管家恭敬的站在一旁说道。

  迹部景吾看了眼房间里挂着的时钟,说:“再过半个钟给她送一杯热牛奶,顺便提醒她到了休息的时间了。”

  “好的,景吾少爷。”木森管家确定景吾少爷这边没有其他的需要之后便离开了房间,下去着手安排。

  房间里的远藤美尤刚写完作业,收拾好东西便听见敲门声。

  “请进。”远藤美尤有些奇怪,这个时间会有什么事找她。

  房门被推开,女佣用餐盘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先是小心的把牛奶放在桌上,然后站直身子,轻声说道:“美尤小姐,这是景吾少爷交代的热奶牛,夜色已深,美尤小姐晚安,祝您有个好的睡眠。”

  女佣离开了房间,远藤美尤看着桌子上的牛奶发了会呆,然后拿起来先是抿了一口试试温度,温度合适,她一口气喝完,然后再去浴室漱了个口回到床上准备休息。

  远藤美尤虽然没有什么认床的习惯,但是意外的在迹部家睡得很好,一觉到天亮。

  想起昨晚睡前的那杯牛奶,多少也有些关系的吧。

  来到学校,一如既往迹部景吾的光芒太大,从车中的另一侧下来她没有被其他人发现,默默的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然后独自一人往教学楼走去。

  然而她以为是没有人发觉,但是看着拦住路与她同为黑发的少女。

  “远…远藤桑,你和,你和迹部同学是什么关系?”渡边柔微红着眼眶,看着远藤美尤问道,似是难过,她的嗓音中带着哽咽。

  迹部同学啊。

  不知为何远藤美尤觉得这四个字有些刺耳。

  “我和迹部同学是什么关系与你有关吗?”远藤美尤看着她悠悠的问道,少女莫名的质问让远藤美尤不悦。

  “你,你也喜欢迹部同学吗?所以那天在洗手间,你不过是在看我的笑话罢了!”渡边柔的质问声更加大了,她原本是感谢这个女生帮助了她,可是前些时日迹部景吾说的话,与今天看着远藤美尤从迹部景吾车中下来,她的理智一下全无。

  她下意识觉得,对方根本不是在帮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