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神雾环保纾困僵局启示录:定向纾困基金至今仍无下文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2日 23:02:07

[摘要]神雾集团的困境似是一面镜子,既映射着“高杠杆时代”扩张性民企的命运,也反映了看似轰轰烈烈的民企纾困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纾困名单的门票,只是救赎的入场券,要真正走出困境、彻底纾困,还需彻底地反思、自救,以及多方的合力。

神雾环保纾困僵局启示录:定向纾困基金至今仍无下文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晏耀斌 北京报道

于2018年下半年肇始于深圳的民企纾困基金,在多地效仿之后,却并非很快都能取得圆满快乐的大结局。神雾集团和它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吴道洪,如今正面临着这样一种僵局。

高速扩张之后,神雾集团的外债一度高达百亿元之巨。陷入困境的神雾集团向北京市政府求援,并最终成为入围北京市纾困名单的企业。在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除了成立债委会、协调债权方金融机构不抽贷、不断贷之外,北京市有关部门还在协调其设立神雾定向纾困基金,计划一期总金额10亿元。

然而,这并不是吴道洪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神雾定向纾困基金尽管已经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申请备案,但至今还没有下文。

吴道洪决定给北京市主要领导写信。在这封信中,吴道洪反思了神雾集团如今局面的成因,陈述了自己认为拥有的技术优势,也陈情了如今面对的纾困僵局。他甚至表示,希望有北京市属国企或者央企参与进来,更希望企业由国资或央企来控股。

吴道洪的求助信得到了北京市领导的回应。与此同时,由12名院士组成的调研团在深入了解神雾集团后,撰写了《关于加强国家对能源环保领域领军企业重大关键核心技术储备抢救性保护的建议报告》,该报告已于5月上旬递交有关部门。

神雾集团的困境似是一面镜子,既映射着“高杠杆时代”扩张性民企的命运,也反映了看似轰轰烈烈的民企纾困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纾困名单的门票,只是救赎的入场券,要真正走出困境、彻底纾困,还需彻底地反思、自救,以及多方的合力。

扩张苦果

神雾危机已经持续很久了。神雾集团走入主流的公众视野,则是在2017年5月24日以后。那一天,有人在网络上发表题为《神雾集团:对不起贾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实现了你的梦想》的文章,提及神雾环保利用关联交易实现业绩增长套路、质疑神雾节能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过高等问题。

神雾集团是由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两家A股公司在内的10多家公司组成。多位与神雾集团有业务、融资往来的人士都向《等深线》记者称,十分清楚地记得2017年5月25日的行情。那一天开盘后,号称神雾双雄的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双双跌停,共计蒸发57亿元。此前,这两家上市公司股价涨至巅峰时,市值分别达379亿元和287亿元,共计666亿元。

2017年底,适逢国家金融去杠杆、去通道的大形势,神雾集团两只股票股价暴跌引发了连锁反应:质押补仓、债务违约,最终陷入流动性断裂的困局。神雾集团的多个在建“节能减排示范性项目”也陷入停工状态。

这与此前“扩张狂奔”的神雾集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之前,神雾集团经历了高速的扩张,这样的加杠杆,在当年的民营企业中其实非常常见。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神雾集团净亏损超10亿元,流动负债暴增133倍。

《等深线》记者查阅法定材料获得的信息显示,神雾集团分别在内蒙古、新疆、甘肃、湖北等地上马了多个“环保节能项目”,总投资约为367亿元人民币。神雾集团方面称,这些都是以神雾集团技术产业化为导向的项目,资金主要由神雾集团自有资金、金融机构投资以及项目所在地政府出资等构成。

这些项目投资多则上百亿元,少则10亿元。以金川有色项目为例,《等深线》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总投资为10.8亿元人民币,资金来源于神雾集团自有资金、金川集团以及有关基金。项目分析报告称,金川项目是“全球首条转底炉处理铜冶炼渣资源循环利用项目”。不过,该项目目前已经停滞,吴道洪告诉记者,这个项目仅差6000万元就可以投产。

吴道洪坚持认为,神雾集团的很多节能减排项目都是优质项目,可以在行业里起到引领、示范作用。他坦言,由于缺乏风险控制意识,遇上了金融去杠杆,现在在建项目已经全部停滞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