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黄学清 ‖ 川南名士阚瞬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6日 13:26:59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黄学清 ‖ 川南名士阚瞬

民国时期,川南知名人士阚瞬臣的大名在南溪县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修桥补路、行善济贫的善举成为街头巷尾的美谈。同时,他的书法造诣极高,绘画技艺娴熟精湛,尤其以画兰、竹传神。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黄学清 ‖ 川南名士阚瞬

宜宾市南溪区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南溪名人录》记载,阚舜臣(1870——1946),名与沣,南溪县城人,祖籍南溪阜鸣阚家桥。小时候在举人陈科殿那里读书,勤奋好学。青年时,最开始帮别人管理商号,不久入股经营盐业,后独立经营粮食业。民国初期曾任外东乡团总,遭诬陷坐牢,出狱后,不再涉足官场。
提到阚家桥,不得不提到茶花坝。茶花坝位于南溪城郊外,原南溪县的阜鸣乡。说到茶花坝,不得不提到磨刀溪的向七爷(向守德),更不得不提及楼房头的肖二爷(肖廷玉)。
肖二爷,本名肖廷玉,祖籍南溪阜鸣乡,家住茶花坝楼房头。肖家与阚家祖上是邻居世交,阚瞬臣在城里事业有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又在茶花坝闲置田地30余亩,种植农作物。由于阚舜臣是当时的上层社会名流,社会活动多,经营的产业都在县城里,无暇顾及管理乡下的农业生产。遂把茶花坝的30余亩田土委托给邻居肖廷玉管理,每年按田土面积上交适当的农作物。按当时社会称谓,肖廷玉实际上就是阚家的佃户。那时的农业生产几乎是靠天吃饭,遇到天干雨旱等各种自然灾害,导致粮食减产或颗粒无收的年辰,阚舜臣都会主动给肖廷玉减租或免租,并慷慨解囊给予救济,安顿肖廷玉一家老小油盐柴米的费用开支。据肖廷玉儿媳、现年99岁的孙树清老人回忆,阚舜臣不止是对他们肖家祖上宅心仁厚,对茶花坝所有的老乡都恩惠有加。1925年(民国14年),南溪发生有史以来的特大干旱,茶花坝的农户绝大部分闹饥荒,阚舜臣于是吩咐肖廷玉在茶花坝开仓放粮,救济灾民。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黄学清 ‖ 川南名士阚瞬

宜宾市南溪区(来源:中国南溪网)
茶花坝的地平线较低,境内磨刀溪的溪水流经城东与黄泥河汇合,沿着大溪口流向长江。每到洪水季节,长江水暴涨时,洪水就会沿大溪口倒溢至茶花坝,淹没房屋及农田,顷刻间成一片汪洋。茶花坝唯一进城的磨刀溪桥,由于修建的年代久远,桥面狭窄,桥墩矮小,每到洪水季节,桥面都会被洪水淹没,导致出行不便。为解决茶花坝及周边以外进出行人的安全,1921年(民国10年),阚舜臣出资在磨刀溪上游的牛尾山附近,修建一座石拱桥。后人为纪念阚舜臣的慈善功德,便取名阚家桥。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黄学清 ‖ 川南名士阚瞬

万里长江第一门——南溪文明门(图片来源:南溪区门户网)
阚舜臣不拘泥热衷做大慈善,小善举也细致入微。每当乡邻不管哪家有红白喜事,他都会托付管家带上礼物到场代其祝贺或慰问。听到乡邻哪家遇到灾害,他就叫管家送上几升大米,解决暂时困难,度过难关。若乡邻有老父老母仙逝,无钱安葬时,他就吩咐管家到城里棺材铺买一口棺材,送到孝家,广行孝道。
阚舜臣不仅以善行天下,驰名南溪仙源,而且还以公道仗义威震乡野。笔者的外婆余士珍,曾经对我母亲向其珍回忆讲述过,1937年8月的一天深夜,一个驻县城的督军带着几个士兵到磨刀溪院子(向家大院)抓壮丁,当晚火把通明,狗腿子追得鸡飞狗跳,向家大院除2户外姓,其余的都是向氏家族成员。在那时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非常时期,当晚向家院子几位青壮年,悄悄跑到竹林里躲避。那时我母亲还不到1岁,嗷嗷待哺。外公来不及脱身,被狗腿子们抓到院坝里。因为我外公祖上,与阚舜臣的夫人向氏祖上是远房亲戚,外婆急中生智,悄悄地叫我的五家婆,去找阚舜臣想办法保我外公。不到半个时辰,阚舜臣带着二位手下到了磨刀溪大院。督军见阚舜臣的到来,慌忙上前打招呼,阚舜臣塞了几枚“袁大头”银元在督军手里,督军立即向阚舜臣点头哈腰,转身右手向狗腿子一挥,狗腿子给我外公松了绑,灰溜溜地走了。阚舜臣怕督军随时突然袭击把我外公抓去,于是,拿了一些盘缠给我外公,叫他当晚离家躲避。可是,外公这一走,与我外婆和我母亲却是终生别离,从此,外公音讯渺茫。传言说他躲避途中遭遇意外,被别处的督军抓去充当壮丁,后去了台湾;也有传言他逃到宜宾上游一个村子躲避,和别的女人结婚成了家。我的外婆在一片真真假假传言的笼罩中,度日如年,与我母亲相依为命,含辛茹苦把我母亲拉扯长大。后来,我的外婆神情恍惚,精神崩溃了。在我幼小的时候,经常目睹风烛残年的外婆,疯疯癫癫的样子。她那悲怆的神情,令我至今难以忘怀,有时止不住掩面哭泣。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