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工藤新一与毛利兰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7日 03:52:21

“什么,结婚。爸爸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您怎么可以擅作主张让我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结婚。”毛利兰得知自己的父亲竟然不和自己商量,就把她送给别人当儿媳妇了,甚是痛心,更何况这个未来丈夫竟是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女儿,爸爸知道这样做你很生气。但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没有男朋友,做爸爸的我怎能不担心呢?你放心爸爸这次为你挑的这个工藤新一,无论人品相貌,还是家事背景都是百里挑一的,你一定会满意的。”想到要与日本数一数二的工藤财团联姻,毛利小五郎的笑就没断过。
“爸爸,您不要再骗我了,这些都不是理由。我知道公司将和工藤集团合作开发一个大型项目,这一切根本就是你们为确保计划顺利实行所安排的一场政治婚姻。您有没有考虑过女儿这一辈子的幸福将被您断送。”
“兰,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不瞒你了。这个计划是有史以来我们公司最大的工程。如果开发成功,公司每年的收益将多出十亿美金。我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就当爸爸对不起你,为了公司只好委屈你了。”毛利小五郎也自知理亏,不过商人就是商人,永远都是利字当头。
“可是爸爸我还在念书,结婚对我来说还太早了。”兰知道逃不过,那么婚期如果能拖上个一年半载,就表示还有转机。
“兰,以你的水平,至少可以拿到博士学位。”的确如此,兰很聪明,在这几年中,她已经将大学一至四年级和研究生的课程全部读完。之所以一直留在学校里,一方面是她很喜欢校园生活;另一方面,一旦毕业,她必须到公司上班,学做一个女强人,精明的商人。这并不是兰所希望的生活。即使这一切都是她的宿命,能拖一天是一天吧。一直以来她都不是一个敢于面对现实的女孩。身为父亲的毛利小五郎又怎会不知女儿的心思。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太善良,根本不适合这个耳愚我诈的商场。可是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公司迟早会由她来继承。他不希望自己一生的心血负之东流。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接手公司,然而这个人也只能是自己的女婿。工藤新一虽然年纪轻轻,但他的精明能干在商场上有目共睹。这一次和工藤财团合作简直是天赐良机,由于两家公司对对方都有所保留,因此才决定用联姻来牵制对方。这真是一举两得。
“可是,爸爸……”兰还想反驳。但很快就被小五郎给打断了。“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已经决定了。工藤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工藤新一明天会来我们家,你打扮漂亮点,到时你们见了面,你就会知道爸爸所言非虚。”既然软的不行,小五郎也只有来硬的。说完他就起身回房了。
兰的脑中一片空白,她知道父亲这次是来真的。兰无助的躺在床上,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浸湿了衣襟,“妈,如果您还活着,一定不会让女儿受这样的苦吧。妈我好想您。”在这样的时刻,兰唯一想到的就是她的母亲,虽然早在十岁那年,母亲就去世了,但母亲温柔慈爱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那幼小的心灵中。每次遇到困难时,只要想起母亲温柔的微笑,就什么也难不到她了。可是这次,她真不知该如何面对。就这样哭累了,她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清晨,管家神谷茂一来到兰的房前,敲响了门,“小姐,老爷让我叫您快点梳妆打扮,工藤一家很快就到了。”
兰从梦中醒来,想起昨天的事,她也只有叹气的份。来到衣橱前,随便选了一件衣服穿上了。兰下楼来到客厅,只见工藤一家已经在此恭候。“爸,对不起,我来晚了。”毛利小五郎看到兰只是随便穿了一套休闲装,脸上也没有化装,根本是拿他的话当耳边风。但见到小兰红肿的双眼,本欲爆发的怒火也因此平息了。“兰,为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工藤夫妇,这位他们的儿子是工藤新一。”小五郎为兰介绍道。
“你们好,我是毛利兰,请多多指教。”兰微屈身子,眼前的夫妇看起来相当年轻,根本不像一个23岁男子的父母。随即一个俊朗的面容印入眼帘,那双炯亮迷人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你好,我是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向来对这种可笑的相亲厌恶之及,不过纵使有千万个不愿意也招架不住母亲有希子的威逼利诱。早有所闻,毛利小五郎的千斤毛利兰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漂亮归漂亮,对于美女他还是有一定免疫力的。最重要的是他一直认为一个女人的心灵比外表更重要。不过今日她红肿的双眼,忧愁的面容,让人有种想一生保护她的感觉。工藤新一对这突如其来的想法也吓了一跳,不禁期望她的心能像她的外表一样美。
对于工藤新一不可否认,他的确是一个迷人的男子。但这并不能打动兰的芳心。她根本不想恋爱,更别说是结婚了。在行完必要的礼节后。她就没有再多看工藤新一一眼。这到让新一挺伤心的,他没那么差吧。兰现在脑子里所想的全部都是怎样才能拒绝这场婚姻。终于工藤一家走了,兰才稍稍松了口气。她已经决定找园子商量一个对策。
回家途中,“怎么样,儿子,我们为你选的这个老婆不错吧?”有希子早就发现新一在刚才的见面中一直注视着兰,显然已经被兰的美貌所深深吸引。“她,长得还不错啦,不过我还是不会和她结婚的。”虽然兰的美给他带来不小的震撼,但毕竟是关系到一生的幸福,怎能草率。“是吗?不过能听到我们儿子夸女孩子长得漂亮,还真是难得哦。”知道儿子嘴硬,有希子打趣道。
下午,兰来到园子所在餐厅。“兰,你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么急。”园子接到兰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兰似乎很着急,说什么结婚的,因为很匆忙,她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她,兰遇到大麻烦了。果然不出所料。“园子,我遇到大麻烦了。我爸为了公司的利益,竟要我嫁给工藤财团的工藤新一。我今天早晨还和他们一家见了面,我都急死了。”兰一口气说完了整件事。
“兰,你是说你要和工藤新一结婚。”园子盯着兰,那副表情告诉她,她不信。
“对,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找你的,帮我想想办法怎样才能不结婚?”兰用乞求的眼神望着园子。
“你是说,那个经常出现在杂志上的英俊、潇洒,年纪轻轻就荣获十大杰出青年之称的工藤新一。”园子惊讶万分。
“是啊。”兰点头。其实她很少看那些无聊的杂志,起初听到工藤新一的名字她还觉得很陌生。
“哇塞,兰你太幸运了。他简直是帅呆了,尤其是他笑的时候,那迷人的表情简直让人窒息。”园子一副花痴的表情。
兰这才意识到,找园子商量对策是个多大的失误。她可是个花痴,一遇上帅哥就没辙。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忘了。“园子,我不管那个工藤新一有多帅,我就是不嫁他,如果你不想帮我想办法,那就算了。”兰直起身准备离开。
“兰,你别急,听我说嘛。”园子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那你有什么办法?”兰这才打消离去的念头。 “你真不想嫁她?”你不嫁让给我好了,不过这句话园子没说出口。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这个工藤新一有这么好吗?弄得好友神魂颠倒。
“他想娶你吗?”园子开始认真思考。
“我不知道。”兰回答。
“我想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园子已经有对策了。
“什么办法?”兰迫不及待。
“如果你们两个都反对这场婚姻,那么这件事就有专机了。”园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兰很兴奋。
“不过,要想男人对你不感兴趣还真不容易。”要知道兰在学校可是校花,有不少人追求。
“不会吧。”兰一想到初次见面时,工藤新一就一直注视着自己,心里也不免有些担心。“那怎么办?”
“对了,你就说你有男朋友了,而且很恩爱。”园子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
“不行。”兰斩钉截铁的回答。
“为什么?”这可是最好的方法。
“你想,如果他问起那男的是谁怎么办?”兰提出疑问。
“随便找一个就是了,反正追求你的人那么多。”园子接话说。
“随便找一个?我可不想逃出一个陷阱,又钻井另一个圈套。而且我爸爸肯定不会放过那个人。”兰是个善良的女生,她不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去欺骗别人的感情。
“这不行啊,那干脆就让他讨厌你。”园子明白兰所担心的不无道理。于是又另想了一招。
“讨厌我?”兰很疑惑。
“对,如果他讨厌你,怎么会和你结婚呢?”园子分析道。
“那么,怎么才能让他讨厌我呢?”这是关键。
“像工藤新一这样的男人长得帅又有钱,对于有一般的女人他当然瞧不上眼。做他的太太首先得长得漂亮,很遗憾这点你算是中标了。不过这样的男人往往讨厌那些爱慕虚荣、娇柔造作、娇纵任性的女人。”园子分析的头头是到。
“那又怎样?”显然兰还是不知园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办法兰就是那种IQ满分,EQ却是零分的女生。
“怎么样?你选哪一种?”
“选哪一种?”
“对啊,就是说……”
两人商量着大计,不知不觉已到了傍晚。
几天后
“兰,我帮你安排好了,明天你和工藤新一出去约会。他明日会来接你的。”毛利小五郎以命令的口吻对兰说。
“我知道了,爸。”小五郎很是惊奇,出乎他意料之外,女儿竟这么轻而一举的答应了。难道她已经爱上工藤新一了。那真实太好不过了。
第二天一早,兰就穿戴整齐等候工藤新一的大架,此时她不仅紧张而且还很兴奋。小五郎看在眼里,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别提有多乐。但如果他知道兰为什么紧张兴奋,恐怕他会气得七窍声言。
工藤新一如约前来,很绅士的请兰上了车,边开车边问:“毛利小姐今天想去哪儿?”
“我想去逛街,工藤先生您不会介意吧。”兰客气道。
“哪里,叫我新一吧,希望我们今后能成为朋友。”
“那你叫我兰吧。”
来到街市,兰立即挽住新一的臂膀,让新一顿感受宠若惊,不禁脸红心跳。心里暗惊:没想到这位毛利小姐挺开放的。兰在心里暗骂:这个臭园子,这不是摆明让人占我便宜嘛。还有这男的,不懂什么叫矜持吗?
接下来,兰带着新一穿走在大街小巷中,着实让新一有些后悔这次约会。更让他不爽的是兰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对周围的事物总是大惊小怪,还不时发出尖叫,引来周围人的不满,新一觉得丢脸及了。不仅如此兰买的东西竟是些俗不可奈的便宜货,很难想象她是名门之后。
逛完街,兰带着新一来到一家餐厅,由新一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对刚才的事情非常不满,兰暗自窃喜:看来园子说得对男人最讨厌陪女人逛街。“小姐,这是您的茶。”服务员递来一杯茶却不小心泼到兰的身上。“喂,你是怎么搞的,眼睛长在头顶上了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兰破口大骂。“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为您擦。”于是服务员拿来一块抹布想替小兰擦干净。孰料,“拿开你的脏手,还有这块破抹布。”兰越来越过分。“兰,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新一着实看不下去,于是帮服务员解围。“那好吧,下次小心点。”兰仍没好气。“谢谢,先生,小姐。”服务员向新一投来感激的目光。
随后,这顿饭吃的并不快乐,从始至终新一都没有再说话。兰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所以她吃得还挺香。兰在新一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算是被今天的她毁得一干二尽。现在兰已被新一定性为娇纵任性且俗不可耐。果然人不可貌相。吃完后,工藤新一出于礼貌要送兰回家,不过兰婉言拒绝了。新一可是求之不得。一秒也不想多呆,开着车一阵风似的跑了。
一星期后,工藤新一代表工藤财团来到名山孤儿院准备将1000万捐款交给院长。进入孤儿院,不禁被眼前这副天使图所吸引,一群天真的孩子有如上帝派来人间洒爱的小天使正簇拥着一个大天使,绽放他们天真无邪的笑容。这个美丽的天使有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一双如婴儿般湛蓝的眼睛嵌在那个精致的脸上,加上那纯真的笑容,简直美及了。但定睛一看那个天使竟有一张和毛利兰极为相似的脸蛋,工藤新一不禁皱起眉头回想起前些天和毛利兰约会的情形,面露厌恶之色。可天下真有如此相象的人吗?如果没有,那个毛利兰有这么好心吗?脑中充满疑问。于是问起身旁的院长,“请问,那边那位小姐是谁?”
“哦,您说的是毛利小姐,她是毛利财团总裁的女儿毛利兰。说起这个毛利小姐,还真是个好女孩。她不仅向孤儿院捐了很多钱,而且每个星期都来这里做义工,陪孩子们玩耍。她一点都没有大小姐的架子,人很和善,所以这里每个人都很喜欢她。”说起兰,院长真是赞不绝口。
她真的是毛利兰,还那么好,为什么和我见到的她不一样,难不成她有双重性格。还是另有隐情。工藤新一决定调查清楚。兰从孤儿院出来后,新一便尾随兰的车子,来到一家餐厅门口。这不是他和兰约会吃饭的地方吗?走进餐厅,更有意想不到的事等着他。新一发现,兰和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女孩有说有笑的喝着咖啡。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女孩正是那天被兰骂的服务员小姐,不错这个人正是铃木园子。
工藤新一看到这一切,心里已经有底了,于是他找了一个离她俩不远的位子坐下。
“兰,怎么样了?”园子急切的问。
“一切顺利,听爸爸的口气,好象工藤新一不同意婚事。”不错,自从那次不愉快的约会之后,新一就开门见山告诉父母说他决不会娶毛利兰。
“怎么样,我这个军事不是盖的吧!”园子好生得意。
“是,是,是。全仰仗于我们园子大小姐的神机秒算,我才能逃过此劫。”兰不尽恭维起园子来。
“不过,你真的不觉得可惜吗?那个工藤新一条件那么好。”园子实在搞不懂这么一个大帅哥摆在兰面前她却无动于衷。
“他不就是比别人长得帅点,口袋里的钱比别人多点,脑子比别人聪明点。”兰对这个工藤新一可没多大兴趣。
“一点?”那么帅,那么有钱,那么聪明的男人在兰的眼里似乎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就是啊。人再帅也有一天会看厌,钱再多也有一天会花光,再聪明也不会不犯错误。所以你所说的这些优点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兰说的轻松自在。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园子开始怀疑。
“当然是啦,而且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兰调倜道。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那样的男人她都瞧不上,那么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打动她的心。
“你怎么问那么高难度的问题。这个我还没想好,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没人要的。”
“那么你为什么不试试和他交往,或许他还不错呢?”天那,这女人连喜欢的男人的标准都没有,就将其余的人一一否定。
“我才大二,不想那么早恋爱。再说你看他那帅样,就连你这个不认识的女人都为他着迷。那就证明他身边一定会有很多蜜蜂,我可不敢冒着被盯满头包的危险去采那朵花。”兰说的有声有色。
“你不接受他的真正原因不会是这个吧?”园子不怀好意的望着兰。
“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最重要的是我对他没有感觉,而且我认为自己寻找到的爱情才是最可贵的。”
“我懂了。”
“园子,不要说这些令人扫兴的话。从现在开始,我又恢复到从前的逍遥自在了。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一顿大餐。”兰又变成了那个阳光女孩。
“就一顿。你也太吝啬了吧。你想想为了帮你演好这出戏,我可是请了三天假,你就请一顿,也太不够意思了。”园子抱怨道。
“是我不对,你说你要吃几顿就几顿。”
“这还差不多,那就一个月吧。”园子狮子大开口。“话说回来,你的演技也太差了,光是教你骂人就用了两天时间,还有……”园子还想再臭兰几句,接着就被兰拉出店外。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