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新音乐的春天:寻找下一个隔壁老樊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9日 16:24:42

“我相信行业最后会返璞归真。”

2019年,原创音乐爆款的诞生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了,从短视频到音乐流媒体平台,一批热单已经在事实上实现了同步流行。在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抖音、快手、B站接连推出原创音乐扶持计划的背后,原创音乐人前所未有地成为被争抢的香饽饽。

但是,这些爆款歌曲背后的歌手能获得与之匹配的热度吗?到底是什么原因促成了新人的迅速走红?对于原创音乐人背后的经纪团队来说,在收获名利与成就感的同时,他们也在见证着音乐行业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第三篇。

96亿次播放,这是2019年华语乐坛最大的黑马隔壁老樊7首歌曲在网易云音乐的播放量。

2019年7月23日,在隔壁老樊的“新专辑暨巡演启动仪式”上,隔壁老樊的制作人、厂牌好听音乐创始人段小林出现在现场。在现场的VCR中,谭维维、胡海泉、李玉刚、谢天笑、张楚、郝云、二手玫瑰梁龙、痛仰乐队等一众音乐人给隔壁老樊送上了祝福。

对段小林而言,2019年是疲惫的一年——他创立的好听音乐,目前年制作歌曲数超过1千首,旗下隔壁老樊更是成为2019年华语乐坛最大的黑马。隔壁老樊不仅播放量惊人,成为各大音乐节的座上宾,个人五站巡演均在10秒内售罄,年底登上卫视的跨年晚会,成为毛不易之后又一位人气民谣歌手。

2019年隔壁老樊繁忙的日程表背后,也是段小林充分收获的一年。注意到隔壁老樊,是段小林在网易云听到《姬和不如》的demo,很受触动。这首歌让段小林有一种90年代听许巍《在别处》的感觉,非常的走心。两人约在隔壁老樊位于通州的一家咖啡厅,聊天中两人的感觉都十分舒服,于是在2018年两人便签订了经纪合约,开始了正式合作之路。

作为一名音乐制作人和混音师,从唱片时代踏入音乐行业,到如今短视频风行的流媒体时代,十二年来,段小林经历了音乐行业不同阶段的变迁,他觉得“音乐这个行当,从没有现在这么好过。”

在手头工作告一段落,尘埃落定时,他喜欢吃颗糖,静静地坐一会。尽管在音乐行业创业很难,但对段小林来说,只有在音乐里,才能找到快乐和归属感,谈不上需要驱动力。

从录音师混音师制作人到录音棚生意的经营者,再到原创音乐领域的艺人经纪业务,段小林如何看待2020年以隔壁老樊为代表的原创音乐人的前途,以及他作为厂牌主理人的思考?

以下内容来自段小林的自述:

1

从幕后录音到创业者

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在上中专的时候组了乐队,我是主唱兼吉他手,后来乐队解散了,我开始学习编曲,还去做了幕后录音。

我当时认识的一个朋友,穴位乐队的陈底里,他向我推荐了一位老师叫老哥,是中国摇滚乐第一代录音师,也是崔健、唐朝乐队的录音师,我跟着他学习录音。

我还有一个朋友那时候很时髦,98、99年那会,玩cakewalk,做Midi,当时觉得很神奇。以前玩乐队弹吉他都是真实的声音,后来发现用鼠标碰一下就能出声音,感觉很震惊,所以我当时对电脑音乐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到2008年,我开始自己做录音棚,做制作人,那时候我已经是成熟的录音师、制作人了,也有很多自己的业务,像谢天笑、二手玫瑰、左小祖咒他们都来找我制作专辑,所以就做了一间自己的录音棚。

做第一个录音棚的时候,遇到特别大的困难,在2017年年底我下决心盖第2间录音棚的时候,也是特别大的困难。体现在场租人工设备这些资金上的压力、业务的压力、装修设计以及公检法部门检查的压力等等。

1200平米的录音棚,我们用了十年时间发展。因为过去受限于场地,没有办法满足我对音乐录制的需求,比如大乐队的同期,管弦乐队的录制等,这是我内心的需求,但还是排除万难建立起来了。

现在,我们有七间录音棚、三间排练厅,1600多平米,除了做唱片,很多电视节目的音乐制作我们也会参与,每年参与制作的作品不低于1000首。

我们在制作作品的时候,各个环节都希望能创新,希望作品跟别人不一样。

比如音色,现在不管是合成器音色,还是电吉他的各种失真和过载音色,已经很常规很常见,需要的素材也大把大把的有,很多人都是把预制音色拿过来直接铺个和声就开始写旋律。

但我们不满足于这些,希望通过对压缩、EQ、混响这些效果器的调整,设计出独一无二的音色。

但这种灵感不是每次都有,这可能是一个制作上的瓶颈吧。这个创新太难了,现在世界上什么样的音乐都有,也已经被很多音乐人尝试过了,可能你还在想呢,人家早就在很多年前做过了,只是你没有听过而已。

而且,有的时候客户并没有这种需求,反而不喜欢你设计出来的音色。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