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待寝将军————凌豹姿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9日 00:04:40


皇上息怒。

尚书抖颤着身子,粗哑着声音建议道:老臣虽有放出探子寻找将军,但毕竟是人海茫茫,不好寻找,不如就贴了榜子,要全天下的人都当我们的探子,寻找起来一定快多了。

2 待寝将军[文]
皇龙骆咬牙切齿的怒视尚书,然后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朝东征海盗、北讨北蛮、西平西夷的第一功臣、第一猛将,竟然夜半逃跑,带了细软就走,连官也不想当了,百姓会怎么想?会想朝廷昏庸,所以天下有能之士不想当官。

副相早已嫉恨蓝齐多时,恨不得落井下石一番,若不是此世出了个蓝齐,他的武勇儿子岂会出不了头。

他乘机进谗言:蓝将军私弃官位,分明是逃官,若不捉回治罪,岂不是无法显出皇上的威仪,臣以为应该要缉拿他重重治罪。
皇龙骆冷笑,他岂会看不出副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二句话就堵得这人的奸险心思无计可施。

然后让百姓议论朕年纪轻轻,就已喜好诛杀功臣吗?
副相立刻噤口,不敢再言。

监御史,蓝齐爹娘双逝,他家中又孤传一人,几无亲戚,你是蓝齐的世伯,也等于是最亲的人,照理说你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见皇上把冰冷的双眸对准他,监御史身子直发抖,看起来好似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他颤巍巍的回答有气无力。

他苦着苍老面容直摇头,阿齐应该不会弃官,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才会离开,既是难言之隐,当然也不便对臣说,因此老臣也不知他的下落。
这个老家伙,每次问话都是同样的回答,不知该说他老谋深算,还是真的年纪大了,昏庸无能了。

皇龙骆撑住额头,德隆立刻把湿冷的巾子递上,想也知道皇上又因为蓝大将军的事而头痛起来。

都出去,朕头痛,要休息了。

这些人立刻长吁口气,纷纷退下,看来是暂时逃过一劫。

拿起德隆递来的湿布按在额上,皇龙骆闭上眼,挫折几乎令他要发起脾气,但是另一种更深的情绪又牵动起他内心无法言喻的失落。
如果一个拥有天下的人竟连一个臣子都管不了,他还算是一个君临天下、手掌乾坤的帝王吗?
皇上
德隆小声的在他耳边低语:您派出去监视这些大臣的探子,有个探子得到一个奇怪的消息,我听起来有些好笑,但不知要不要向您禀报。
说。
狠厉的目光立刻睁开。

皇龙骆从不相信任何人,就算是自己的心腹大臣,他依然派有拿银两办事的探子监视着。

而这些大臣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探子一一回报给皇龙骆,让他掌握他们暗地里的所有动向。

什么怪事?
是监御史有个奇怪的举动。

见皇上示意他说下去,德隆才敢小声的继续说:监御史前些日子到山西去,不,应该说他去年也有到山西去,他还特地吩咐那边的县令,叫他们官府不可为难一个老鸨。

老鸨?皇龙骆的目光凝起。

德隆扁着嘴,似乎要笑出来,这虽然是闲话,不过他真的看不出监御史还有精力可以浪费在色欲这一方面。

看他刚才跟皇上说话,浑身颤抖一副就要断气的模样,谁晓得这平常一脸正经的胆小鬼,骨子里竟是贪爱男色的爱好者。

看不出监御史年纪那么大了还那么风流,他上山西,就日日到老鸨那里,那家妓院很特别,是卖门买卖小官的,山西的花魁都出在那家妓院,可见那里的小官有多美貌,连监御史都流连忘返。

见皇上没打断他,德隆就继续说下去,还越说越精采,恨不得加油添醋一番,让这段秘闻听起来更有味道。

听说他们的老鸨更是男人里第一貌美,多少达官贵人一掷千金只为求宿,却只有监御史进得了他的房间,所以监御史很着迷于他,硬叫县令上下的官员全都不许为难他。

监御史这两年每年都去山西,他今年是不是也去了?
德隆听不出皇龙骆声音里的寒意,他点头道:据探子回报,监御史都是大寿前去的,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去的。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