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18:03:21

原创 三影堂摄影奖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2020年度(第十二届)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开幕及颁奖典礼因疫情原因,计划由原定的四月延迟至五月举办。期待展览的过程中,三影堂将陆续为大家带来入围艺术家的介绍及访谈,听艺术家本人聊一聊自己的作品,以及作品背后的故事。不是晦涩难懂的学术文章,只是一次真诚又直白的聊天记录。
白杉
白杉,1985年出生。山东临沂人。2016年从新闻媒体离职后自由职业至今。2019年7月因母亲身体原因,离开“北漂”十年的北京回到家乡山东。近三年来的作品以摄影集为媒介,围绕自身的生命体验展开进行创作。
30岁这一年,白杉从摄影记者转变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在之后的三年里,他每年都会制作一本摄影集,以此来进行一种自我对话。因此,《独白》可以说是这些自我对话的总结,白杉本人称之为“个人成长史”。
《独白》分为三个章节,《31》、《永珍》和《白日梦》。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31》摄影书
《31》是白杉在31岁这一年,制作的第一本摄影集。素材选自过去几年担任摄影记者时,在新闻现场、旅行中未使用的照片。白杉用这组情绪的黑白影像,和之前拍摄“正能量”影像的自己做了一次告别,诠释了自身处在“三十而立”迷茫前行状态下的内心“独白”。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永珍》摄影书
与《31》用影像“独白”呼应,摄影书《永珍》(中文另一层含义:永远珍惜)以母亲杨永珍的十三本日记为线索,结合白杉十五年来每次短暂回家时为她拍的照片,融合家庭老照片,通过她第一人称的讲述和母子的双重视角,展示了丈夫(父亲)2004年离世后,独自生活的母亲内心“独白”下的生命状态。
“母亲的独白实际上也是我的独白,我辅助她一起完成了这样一次对话。”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白日梦》摄影书
第三章节名为《白日梦》。在这个章节中,白杉提到,“母亲常说在梦里会看到父亲和一些错乱的景象,感叹父亲若还在世,共同承担该有多好。我也经常梦见父亲,梦或许是一个纽带,我试图回到梦里和他诉说这些年带给我们的时下感触。但在这场梦里,故乡不再具体,故事也不再线性。耳闻、所见、切身,不再一一对应。就如梦本身,消失了边界,混淆了现实。”这个章节以故乡为线索,融合过去十年来的经历,构成了一次时间与空间交叠的对话。
“第一章节自我对话,第二章节是母亲永珍和父亲的对话,第三个章节则是我和父亲对话。”
对话
白杉×三影堂

三影堂:为什么选择《31》作为起点呢?
白杉:离职那年我正好是30岁。中国人总说“三十而立”,但是这个“立”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后来我发现“立”其实有很多含义,甚至在不同的城市也有不同的解释。但是无论在哪里,大家或多或少都在面临着一些困惑。不管是20岁出头也好,30岁出头也好,在每一个年龄段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会去担忧一些东西,憧憬一些东西,就像每年过春节要许个愿一样。于是我在30岁出头这一年,在自己过去拍的那些新闻照片里面,找到了一些之前被我忽略掉的、但是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画面,经过进一步的整理,慢慢形成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线索:以摄影书的形式,阶段性的呈现自身的“成长史”。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选自《31》系列
三影堂:您提到说这种创作是一种和自己的和解,怎么理解?
白杉:比如以《永珍》为例,《永珍》是母亲的私人日记,但我要通过摄影集的方式对它进行公众传播,所以就需要和母亲进行一次深入的对话。只有这样,这个作品才成立。而且私人日记在传播的过程中,其实会面临一些争议。
我会过滤掉日记里对于当事人的具体描述,而保留下来一些日常琐事的对话,包括情侣之间,两代人之间,他们经常会对你有一些嘱咐。这些琐事我们往往听过就忘记了,而当我把这些话写在纸上并且大量印刷、传播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表达:“这些话我都听到了”。
包括《31》也是一样,因为我需要和过去的商业化的、传统的摄影告别,于是就需要通过一种很私人的方式与过去的自己告别。所以这几年我越来越喜欢摄影集这种具有“量”的传播方式。

白杉《独白》: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