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斋藤一[新选组三番队队长]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3日 00:10:33

人物生平/斋藤一[新选组三番队队长]

斋藤一(さいとう はじめ,saito hajime)

天保十五年一月一日——大正四年(1844.2.18-1915.9.28)

天保十五年生,御家人山口裕助之次男。父亲本是明石藩中的一名足轻,后来买了御家人的称号。

在江户斋藤有时出入近藤勇的道场(试卫馆)这样的史料现存。在1865年新选组队士再编成时担任三番队队长。

在最初的新撰组的重大活动里,几乎看不到斋藤一的名字,根本算不上是近藤的亲信。真正让斋藤名声大盛的还是“池田屋事件”。此后他才开始显山露水——卧底、暗杀等秘密行动几乎全有他参加。

新撰组降伏后他改名为藤田五郎为政府效力,同样屡建奇功。

明治二十四年(1891年)以警部身份退休,与妻子一起在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里任工友。

大正四年(1915年)因饮酒过量导致胃溃疡,于9月28日去世,享年71岁。

剑术风格

斋藤一跟随近藤勇学习天然理心流剑法,其剑术跟冲田总司一样偏重于刺突。斋藤一是一刀流(一说无外流)的免许皆传,所以斋藤的新撰组剑术中柔和了很多一刀流(一说无外流)的技法。这也是他跟冲田的不同之处。

斎藤是左撇子一说是基于子母泽宽的“新选组物语”。 不少研究人员怀疑这一说因子母泽宽的作品是属历史小说。(此外,当时的社会不接受左撇子,所以左撇子一般也训练用右手使剑。)

战争影响

庆应四年(1868年),戊辰战争爆发。伏见鸟羽一战幕军惨败,逃往江户。此后,斋藤与近藤一同参加了甲州镇抚队,同样大败,逃回江户。后来斋藤又随幕军逃到东北会津,并于此代替受伤的土方岁三指挥新撰组。

战争时期

在旧幕府军中,被视为祸首的是会津藩,而新选组也背负了大量的怨恨。

池田屋事变虽然让新选组扬名天下,也让他们成了长州藩极欲挫骨扬灰的仇人。

而谋杀坂本龙马,更让新选组成了众矢之的。

新政府军逮到新选组的人便是一番严刑拷打,一方面审问一方面泄恨。例如在甲府擅自脱逃的监察大石锹次郎,就被屈打成招,说阪本是俺杀的可以了吧!后来大概想到他一句话会害惨所有新选组的弟兄,才改口说阪本之死是见回组嫁祸。

所以放出新选组全员阵亡如来堂的消息,大概也是为了保护幸存者吧,免得一被逮就被严刑拷打之类。

久米部正亲等五人离开会津,加入水户诸生队。后来又与靖共队合流。(靖兵队就是新八&左之另起炉灶那个。不过当时原田已阵亡,永仓新八为了替芳贺队长报仇也已离开。)

两队在水户城的战役中损失惨重,众人原本计划出海另起炉灶,不幸在出海前被活逮。

而斋藤仍留在会津,加入了会津正规部队,在“鬼官兵卫”之称的佐川官兵卫旗下奋战。

此时幕府军已撤离会津,邻近的藩也一一投降,会津藩已弹尽援绝。

为了避免全藩遭到屠城的命运,藩主松平容保开城投降。

即使主城已破,佐川官兵卫仍带着朱雀诸队在城外打游击战,直到松平容保派人传达命令劝他们放下武器为止。

投降的是“会津”。日文资料从没说“斋藤一”投降的。

说斋藤投降的人,动动脑子吧。

当他是什么身份呢?他当时只是朱雀寄合队小兵一名,有资格决定投降不投降么?

会津藩对危急之时愿意留下来共生死的斋藤,一直是十分感激的。立马替他隐瞒身份

要知道会津正规军朱雀/玄武/青龙/白虎队,全是会津武家出身,家世清白,不是新选组、靖兵队那样可以造假身份混进去的浪人队。当会津兵士被全员下放劳改时,斋藤能以“朱雀寄合队 一濑传八”的身份列管而不被拆穿,肯定要有高层打点好的。

而在战后,松平容保及佐川等人也与他往来密切。婚礼有藩主亲自主婚,佐川&山川大藏做男傧相,如此军部高层云集表示“这人是咱们罩的”的殊荣可不是人人有的。

立在如来堂的纪念碑&告示牌,还有斋藤一墓前的纪念文,也是一整个有爱啊!

斋藤一跟会津藩士一起被关禁闭,之后发配边疆(斗南藩),好些年后终于对会津的惩处解除了,又废藩置县,于是不再有“藩”可归的藩士们纷纷往大城市去各谋生路。

斋藤一便回了东京。

幕府啊,藩啊,都消失无踪了。

不再是上面一个天皇,下面各藩自治的多头马车。政府只有一个明治政府。

不论当年是属哪个部队,东军或西军,这些一身武艺的人,你要他们去摇笔杆还是算盘么?

自然很多都从军或是当了**去。即使会津人或是新选组队士也不例外。例如如来堂生还的久米部正亲,在被释放后也成了明治政府陆军士官。

西元1877年,会津战争后十年,萨摩的旧士族对明治政府揭起反旗,西南战争爆发。

是萨摩啊萨摩!就是当年新选组对抗的萨长联军的主力之一萨摩!

不加入明治政府这边,难不成要投靠萨摩那边么?

斋藤一(现名藤田五郎)以警部补身份再赴战场,担任警视二番小队一百零七人的半队长。

亦曾立下攻破据点夺下两门炮的功劳,登在报纸上(明治10年8月23日的东京日日新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