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蜡笔小新》印象,永远的野原家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3日 15:51:45

《蜡笔小新》印象,永远的野原家

看过的动画太多,认识的朋友也太多。

每当刚刚认识的朋友问我最喜欢的动画是什么,我总是会把最近看过的几部在脑子里过一遍,然后回答他《蜡笔小新》。

曾看过这样一个讨论帖,“在蜡笔小新中,你最讨厌的角色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回答谁都是有一定理由的。小新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代表了现实中一种独特的生活境界,或是一种人性弱点。

美伢代表虚荣,风间代表炫耀,妮妮是控制欲,妮妮妈妈是虚伪;书店店长是极端自私吝啬的代表,园长的存在是对以貌取人的尖锐讽刺。

吉永老师长相一般,性格也无甚过人之处,顺顺利利地结婚生子,生活幸福美满,却毫无激情,平乏无味;松阪老师外形出众,恋爱路途却一波三折,先是大龄未嫁,遇到真命天子却多次险些分手,最后男友还是难逃死亡的命运。小弟认为臼井大叔除了想要号召起大家反对恐怖主义的情绪,还是为松阪老师安排了一个合理的结局——红颜薄命,太出众的美丽往往只能迎来幻灭。

对于代表人性弱点的角色,臼井老师从来不给他们安排下舒坦的结局——且看妮妮妈妈外表温柔可爱,实则暴力失态的恐怖性格一次次被小新戳穿,气疯了何止几万次;美伢带小新去逛超市,冷不防被小新吼了一句“妈妈待会儿又可以去地下一层试吃到饱了”后,只得冒着冷汗争辩“哎呀这孩子就知道乱讲”;妮妮由于太爱控制他人的八卦,而不慎害得松阪和德郎险些因误会分手,虽然事后二人和好,但德郎在分手期间赌气做出的前往南非的决定已不可改变,最终还是在南非罹难,妮妮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让我们一起来经历这些或温暖、或恐怖、或意想不到、或极度错乱的大麻烦吧。

风间迟疑地询问小新“我可以去你家住吗”,然后小新戴上可爱P假发扭捏地点头时,让我们自行脑内补。

当娜娜子对小新表示好感,而小忍代替她献吻于小新时,让我们陪着小新一起惆怅哀叹。

当小新身临仙境却首先安顿哭闹的小葵时,当他抢吃风间的零食还不忘塞一些在小葵嘴里时,让我们一起高喊“小新,真棒!”。

当小新带着小伙伴们逃离20世纪博览会大人们的追击时,看着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看着他们驾驶校车各具特色的飒爽英姿,让我们捧好肚子,笑个前仰后合。

当杰克默念着小新鼓励她的那句“要跳属于自己的桑巴”而再次挑战桑巴之王,跳出最美的舞姿之时,让我们由衷地替他们喝彩。

虽然武藤悠清的搞笑功力似乎不及水岛努,在还原臼井原作中百分百爆笑的方面还有些无力,但武藤在情感的处理方面,或许是优于水岛努和原惠一的。不信,那么请看正邪两派人马争抢小白屁股上炸弹的雨夜,淋雨高烧的小新紧紧搂着小白,把口袋里的饼干掏出来掰开,把更大的一半分给小白,自己却反复吮着那一小半,像是在表示自己的一半很多很多,多到怎么也吃不完。看着昏迷前仍然呢喃着“小白我会保护你……一直一直保护你”的小新,小白为了不让屁股炸弹的伤害殃及小新,而毅然决定死在寂寞的宇宙中。在小白向着抓捕自己的科研人员吠叫着迈出艰难一步时,伴着瓢泼的雨声,让我们湿润眼睛。

赏花的行程已全部走完,广志背着野餐用过的垫布与空饭盒、空水壶,荷着夕阳打开车门,开车回家。美伢嘱咐着小新扎好安全带,广志拧开车载CD机的开关,于是怀旧的萨克斯绵长柔软的音色,充斥了车内狭小温暖的空间。回程的路途恰似萨克斯曲的悠长。小新和小葵的鼾声自后座传来,广志撒开扶着方向盘的左掌,捉住美伢伸向他的右手,紧紧握住。
向着春日部,我们永远的家,默念着,“ただいま。”
那是永远的春日部,
是故事永不落幕的,永远的野原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