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农村失能人员兜底扶贫怎么“兜”?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4日 06:22:43

在集中供养中心,失能人员得到了良好的护理与尊重,心情舒畅。(奉节县永乐供养中心供图)

护理人员为智力残疾的失能少年喂饭。(奉节县永乐供养中心供图)

据统计,残疾人贫困发生率比一般人口贫困发生率高出2倍以上。由此,农村贫困残疾人是贫困人口中贫困程度最深、脱贫难度最大、返贫率最高的特殊困难群体,是脱贫攻坚战的重点和“硬骨头”。

针对农村建卡贫困户中的失能人员,奉节在全国率先采取集中供养方式解决失能贫困家庭扶贫脱贫问题,投资2600万元建设永乐、吐祥、草堂三个养护中心,已入住531位失能人员,释放797个家庭劳动力,这些贫困家庭每年增收2300余万元。

3月1日,车出奉节县城,在沿江公路上蜿蜒前行。不一会儿,重庆日报记者抵达了位于永乐镇的一幢红色建筑前。走进建筑,整洁明亮的大厅里,坐满了正在观看电视节目的“特殊”观众。

之所以说他们“特殊”,是因为在这些观众中,既有头发花白、基本丧失劳动力的老人,也有肢体残疾的人士,还有智力残障的少年。这些特殊人群栖身的“家”,名叫永乐失能人员供养中心,是该县探索失能人群兜底扶贫的重要成果。

■一人失能全家失衡

在永乐失能人员供养中心,余国蓉坐在电动轮椅上正望着窗外出神。而一直精心照顾她的护工蔡国碧则站在轮椅旁,手里拿着水杯,不时给余国蓉递水喝。

35岁的余国蓉来自奉节县新民镇长棚村。2004年,突如其来的结核性脑膜炎让她的身体免疫机能严重受损。2011年的一场感冒又让她的病情迅速恶化,腰部以下失去知觉,导致肢体一级残疾。

此后,其父余定元和其母黄方兰倾尽全力为女儿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还要长期守护在女儿床边照顾,导致果园里杂草丛生,只得交给邻居打理。多年来,这个家庭年收入仅两千余元,生活极其贫困。

在国家级贫困县奉节,这样的例子还不少。

白帝镇鸡山村二组饶福寿的女儿饶舟身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症”,生活完全无法自理,24小时需要人看护,导致夫妻俩根本无法外出打工,全家陷入治病—借债—治病的循环中,债务最多时,达到6万元。

竹园镇百步村一组村民卢元明的儿子,因高烧引发脑膜炎智力严重受损,后又因智力问题触电烧坏舌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多年来,夫妻俩天天守着儿子,放弃了一切外出务工的机会,也因此成为当地最困难的贫困户。

……

资料显示,该县失能贫困人员达948户1013人,因残致贫比例超51%,因病致贫比例达12.3%。

一人失能,全家失衡。许多贫困失能人员的家人,为了照顾家中失去劳动力、生活不能自理的成员,被“捆绑”住了正常劳动的手脚,失去了奋斗的激情,家庭陷入长期贫困。

■供养中心有专业护理和医生

如何攻下这最难啃的“硬骨头”呢?

深入调研后,奉节县积极探索出了一条脱贫攻坚新途径——按照“政府兜底保障,释放劳动力,助推脱贫攻坚”的措施,由政府建设公益性养护中心,将失能人员集中到一起“托管照料”,彻底解决贫困家庭的后顾之忧。

具体执行中,奉节将集中供养帮扶对象限定为农村五保失能人员、城市“三无”失能人员、城乡低保和农村建卡贫困户等贫困家庭中的失能人员,由县民政局、县残联—乡镇(街道)—村(社区)三级把关审核,对每个申报家庭采取申报、核实、审批、公示四步工作程序,确保每个申请人员符合集中供养条件,将有限的钱用在实处。

经奉节县有关部门调研测算,政府兜底供养1名失能人员,当地需要运行经费1500元/月。全县要照顾这么多人,资金从哪儿来?

“主要是整合城乡低保、特困供养、慈善捐赠等社会救助资金,不足部分再由财政兜底保障。”奉节县扶贫办副主任杨世才说,入住失能人员平时享受的最低生活保障、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等补助资金,交中心作为日常供养费用,个人不再重复领取。

此外,供养中心按1∶7的比例聘请了专业护理服务人员,对供养人员实行专业照料,并科学合理地安排供养人员的饮食、住宿、学习和康复训练。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