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仝小林院士:在战“疫”中彰显特色优势,我们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3日 19:12:47

  原标题:仝小林院士:在战“疫”中彰显特色优势, 我们应进一步树立中医自信

  面对任何一个新发突发传染病,首先要控制源头,一定要从社区开始。中医可以第一时间介入,通过望闻问切迅速摸清疾病的共性规律,找到核心病机,定出通治方,第一时间在社区内用药,在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中发挥作用。

  院士就是战士。无论你是教授还是院士,都要到一线去。没有望闻问切,不是第一手资料,就是对空放炮、纸上谈兵。

  服用中药通治方,高危人群可预防传染病,轻症不至于变成重症,重症不至于死亡,对传染病的治疗留出大的缓冲地带,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控作用。

  与其说“救”中医,不如说通过这次战“疫”彰显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我们应该进一步树立文化自信,而中医自信是文化自信的一部分。

  这次大疫是一次大考,也让我们重新衡量中医在未来医学体系中的位置。建议将中医药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窗口,从娃娃就开始抓起。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

  中科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

  仝小林接受新华每日电讯专访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斌、强晓玲

  从大年三十“挺进”武汉那天算起,64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科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已经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工作40多天了。

  从牵头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到拟定针对发热、疑似、轻型、普通型患者的通用方即中药协定方“武汉抗疫方(1号方)”在社区、方舱医院广为发放,从参与多家医院重症患者的会诊和讨论,到帮助多家医院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在“前线”的日日夜夜,仝小林格外忙碌……

  面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这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形成怎样的模式?对今后类似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有怎样的启示意义?究竟应该怎样全面认识健康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意义?带着一系列问题,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副刊记者对仝小林院士进行了独家专访。

 ▲仝小林院士在武汉抗疫一线。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仝小林院士在武汉抗疫一线。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新冠肺炎”当属“寒湿疫”

  草地:从1月24日大年三十“挺进”这次疫情的“风暴眼”武汉,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月时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您是最早认识到“寒湿疫”的,经过40多天后有没有新的认识?

  仝小林:一个多月以前到武汉,最大的担心是“病”能否看得清,“病机”能否抓得准,“方药”能否有效,就是要搞清楚病的性质。因为我们专家组责任重大,不仅要牵头制定中医诊疗方案,还要拟定通治方,大范围发下去。

  《黄帝内经》曰“察色按脉,先别阴阳”,新冠肺炎当属“寒湿疫”,是感受嗜寒湿之疫毒而发病。明代吴又可在《温疫论》中创立“戾气”病因学说,这次戾气嗜寒湿,在武汉寒湿环境下容易集中暴发,但是遇到不同体质可有不同的转归。

  现在回头看,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寒湿疫”这个定性。当然同样是一种疾病,地域不同临床症状也会有不一样的表现,不同地域的专家据证而辨,对这次疫情产生不同的认识,是符合中医因时、因地、因人制宜的“三因”原则。

  治疗“寒湿疫”就得宣肺化湿,这是一个大原则。在武汉广泛使用的三个通治方:我们拟定的武汉抗疫方(1号方),国家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推荐的清肺排毒汤(2号方)以及化湿败毒方(3号方)大的治疗原则都是一样的。至少在武汉地区,这三个方子实现社区全覆盖,包括部分定点医院、方舱医院及隔离点,同时覆盖孝感、鄂州、黄冈等地,病人总数估计占全国病人的一半。当然,外地及湖北有条件的定点医院也有一部分采取个体化辨证论治。截至目前,绝大部分病人对通治方的反映都很好,不良反应很少,服药比较安全,这就是最好的反馈了。

  换句话说,回过头看过去40多天,这次疫情的方向定准了,方法比较得力,也就是大范围以通治方给药,形成新发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社区中医药防控的“武昌模式”,带动武汉乃至湖北的防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