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仝小林:院士就是战士,肯定要冲在前面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3日 20:28:39

仝小林:院士就是战士,肯定要冲在前面

  ▲仝小林院士在武汉抗疫一线。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斌、强晓玲

  从大年三十“挺进”武汉那天算起,64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科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已经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工作近50天了。

  从牵头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到拟定针对发热、疑似、轻型、普通型患者的通用方即中药协定方“武汉抗疫方(1号方)”在社区、方舱医院发放;从参与多家医院重症患者的会诊和讨论,到帮助院方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在“前线”的日日夜夜,仝小林格外忙碌……

  面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形成了怎样的模式?对今后类似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有怎样的启示意义?究竟应该怎样认识健康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意义?

  带着一系列问题,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对仝小林院士进行了独家专访。

得到认同:“新冠肺炎”当属“寒湿疫”

  记者:从1月24日大年三十“挺进”这次疫情的“风暴眼”武汉,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月时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您是最早认识到“寒湿疫”的,经过40多天后有没有新的认识?

  仝小林:一个多月以前到武汉,最大的担心是“病”能否看得清,“病机”能否抓得准,“方药”能否有效,就是要搞清楚病的性质。因为我们专家组责任重大,不仅要牵头制定中医诊疗方案,还要拟定通治方,大范围发下去。

  《黄帝内经》曰“察色按脉,先别阴阳”,新冠肺炎当属“寒湿疫”,是感受嗜寒湿之疫毒而发病。明代吴又可在《温疫论》中创立“戾气”病因学说,这次戾气嗜寒湿,在武汉寒湿环境下容易集中暴发,但是遇到不同体质可有不同的转归。

  现在回头看,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寒湿疫”这个定性。当然同样是一种疾病,地域不同临床症状也会有不一样的表现,不同地域的专家据证而辨,对这次疫情产生不同的认识,符合中医因时、因地、因人制宜的“三因”原则。

  治疗“寒湿疫”就得宣肺化湿,这是一个大原则。在武汉广泛使用的三个通治方:我们拟定的武汉抗疫方(1号方),国家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推荐的清肺排毒汤(2号方)以及化湿败毒方(3号方),大的治疗原则都是一样的。

  至少在武汉地区,这三个方子实现社区全覆盖,包括部分定点医院、方舱医院及隔离点,同时覆盖孝感、鄂州、黄冈等地,病人总数估计占全国病人的一半。当然,外地及湖北有条件的定点医院也有一部分采取个体化辨证论治。截至目前,绝大部分病人对通治方的反映都很好,不良反应很少,服药比较安全,这就是最好的反馈了。

  换句话说,回过头看过去40多天,这次疫情的方向定准了,方法比较得力,也就是大范围以通治方给药,形成新发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社区中医药防控的“武昌模式”,带动武汉乃至湖北的防治。

应对危重症,中西医结合收效良好

  记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现在已经是第四版了?

  仝小林:整个诊疗方案出了七版,中医治疗方案出了四版。随着认识和实践的不断深化,不断进行调整和优化。第三版中医治疗方案在总结分析全国各地中医诊疗方案、梳理筛选各地中医治疗经验和有效方药基础上,将临床治疗期分为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恢复期,而且把一二三号通治方都加进去了,还增加了适用于重型、危重型的中药制剂。刚刚发布的最新第七版诊疗方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增加危重型出现机械通气伴腹胀便秘或大便不畅,以及人机不同步情况下的中药使用内容。

  记者:您是国家专家组组长,能否说说在治疗上做了哪些工作?

  仝小林: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最主要就是中西医结合未来的发展模式。

  面对这次这么大的疫情,我重点去了几家医院,这几家医院的治疗各有特色:一是湖北省中医院,一直和我一起在做社区防控工作。这是一家以中医为主的大医院,也是当地最有影响的中医院之一,从一开始中医药就介入治疗,而且全体一线医护人员都服中药,他们的中医意识很强。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