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电影史上最早的动画影片是哪一部?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10日 04:21:35

  近读《中国艺术报》8月12日第三版宋曙琦的文章《中国第一部动画电影考源》,这篇文章强调了在中国动画电影史研究过程中史料发掘的重要性,作者通过翻阅史料发现“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影片不是公认的《大闹画室》”。从笔者掌握的数据来看,文章作者对目前中国动画史研究的前沿动态尚缺乏了解,因而笔者想藉此谈一谈目前国内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现状及自己几年来从事中国动画史研究的一些切身感受。  

  对中国第一部动画电影产生质疑始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曾广昌先生在1990年至1994年参编《上海电影志》期间,在查阅《申报》的过程中发现杨左匋、黄文农、秦立凡等人早在万氏兄弟前就已创作出动画片的相关史料,并有文章《中国早期的动画片》发表在《上海电影史料》第2-3辑(1993年),后来又将文中涉及到的杨左匋等人制作的动画片收录到《上海电影志》(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附录美术片部分,以供日后研究参考。而在现今很多关于中国早期动画史的文本叙述中,杨左匋等第一代中国动画艺术家已经成为很少被人提及的敏感人物,他们的贡献长期以来仅作为一种“传说”而未得到国内动画界公认。

  “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影片不是公认的《大闹画室》”这一史实早在几年前就有研究者明确指出。例如拙文《首批中国动画片及作者的考证》(《电影艺术》2007年第1期)以民国报纸《申报》为主要参考资料,对中国动画开创期的动画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查证,在国内首次旗帜鲜明地指出“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影片不是目前国内公认的《大闹画室》”,而是“黄文农于1924年拍摄的动画片《狗请客》”,进而推断“1924年”为中国动画诞生年。实际上,杨左匋创作动画片的时间要早于黄文农,但笔者主要考虑到他任职的英美烟草公司影戏部为外资企业,影片的国别属性尚存争议,因此便没有把《过年》认定为中国第一部动画片,但杨左匋为“中国第一位动画专家”的身份毋庸置疑。

  既然杨左匋、黄文农及秦立凡等人创作动画片的时间都早于《大闹画室》,那么中国动画界为什么还要把《大闹画室》确定为中国第一部动画片呢?时隔多年以后,当年这件事情的亲历者、电影专家鲍济贵先生在其主编的《中国动画电影通史》(北京连环画报出版社,2010年)前言部分特别指出了当年认定《大闹画室》为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的两点依据:第一,按照国际上对动画片定义的标准,是以是否采用逐格拍摄的制作方法来划分的,采用逐格拍摄法的就是动画片,未采用则不能称之为动画片。根据这个标准,鲍济贵先生考证了滑稽画片《过年》《狗请客》《球人》的资料,发现他们都没有采用逐格拍摄方法的记载。至于《大闹画室》一片,在万籁鸣回忆录《我与孙悟空》和万古蟾回忆录《我的自述》中,多处记载了采用逐格拍摄的方法。第二,据著名漫画家叶浅予先生1993年7月25日写给鲍济贵的亲笔信讲:“我是1925年进上海的,只知黄文农是位讽刺画家,未闻他画过动画。至于秦立凡、杨左匋二人,只知其名,不知其对动画有何贡献。我所知道的动画历史,自万氏兄弟开其端。”

  现在看来,当年凭此两点便下此定论未免草率,也不符合史实。

  首先,鲍济贵先生所言“没有采用逐格拍摄方法”也并非属实。1924年1月28日《申报》(第五张)报道:“闻杨(即杨左匋)君言,滑稽画片之手续,虽繁而极饶兴趣,但以,故此种人才在欧美亦不多,每齣以千尺计,至少须绘图万余幅,方能互相连络,演成各种动作,故一片之成,动辄费数月之久,始克摄毕。”从中明显可以看出,杨左匋的作品是采用“逐格拍摄”法制作完成的,只是没有明说是“逐格拍摄”,这是因为当时还没有这个名词。据考证,杨左匋虽然在大学主修理工科,但他对绘画、摄影、音乐(精通乐谱乐理)、书法样样精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多面手,英美烟草公司影戏部出品的动画片皆由其一人完成。1924年秋,杨左匋赴美兼修音乐及画术二科,后曾在迪斯尼公司任特效动画部主管兼首席动画师,参与《白雪公主》《小飞象》《幻想曲》等动画片制作。我国已故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生前曾提到他的十舅舅杨左匋,并称他为“中国第一位动画专家”。1927年,程树仁主编的《中华影业年鉴》特设了“活动滑稽画家”一栏,专栏列出的“秦立凡”、“黄文农”、“杨左匋”、“万古蟾”等四人,亦可为一证。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