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变迁史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0日 14:33:06

说起中国动画电影,很多人犹记得2015年暑期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近10亿元的票房成绩刷新中国影史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4年后的暑期《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上映第5天就破了这个纪录成为新冠军。

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变迁史

如果把“大圣”的出现看作国产动漫潮流的一次潮起,那么,“哪吒”的到来可视为国产动漫的一次真正崛起。或者说,在历经近5年的起落、蓄力之后,国产动画电影终于“长大”了。

“大圣归来”之后,最重要的变化是市场信心

4年前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给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带来了什么影响?简言之——市场信心。在“大圣归来”之前,市场除了对“羊”“熊”那种“轰炸”电视若干年的品牌所改编的动画电影有些许信心以外,对其他国产动画电影几乎都停留在观望状态,投资人很难敢于投入巨资进行动画大制作,院线很难敢于给国产动画电影留出好时段和更多的场次。

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变迁史

但在“大圣归来”上映当年及此后一两年里,动画电影投资热潮频现。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影视上市公司纷纷成立动画部门,并广泛寻找值得投资的标的;腾讯、爱奇艺等网络巨擘均加大了对原创动漫的投资和支持力度,越发重视动漫产品作为IP的市场价值,还有追光动画等后起之秀,以国际化的平台和视角开发原创动画电影。可以说,来自投资界和动画业的信心提升,客观上助推了中国动画电影制作生产体系的更新换代与壮大成长。

“大圣归来”以前,如果问成年人观众怎么看待中国动画,他们多半会说“中国动画只是给小孩子看的”。这种对国产动画是“低幼产品”甚至“低质产品”的刻板印象,使他们很难成为国产动画电影的消费者,但“大圣”扭转了他们的看法:中国动画也可以很酷炫、很成人。于是,一批原本不会消费国产动画电影的观众去看了“大圣归来”,成为该片票房的主力,也成为未来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空间拓展的新增量。而院线在排片上,也开始对国产动画电影这一品类有所倾斜,对“大圣”之后的《大鱼海棠》《小门神》等国产动画电影给予了超过以往惯例的排片量。

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变迁史

虽然2016年到2018年的国产动画电影每年整体票房平均只有14亿元左右,成长幅度不大,远低于中国电影市场规模从400多亿元到600多亿元的增长速度;虽然这3年里有些备受市场期待的国产动画电影作品并没有获得很好的票房成绩,但“大圣”带来的信心就像火种一样一直在燃烧。从今年初《白蛇:缘起》的4亿多元票房到当前《哪吒之魔童降世》的20多亿元,足以令人相信——中国观众对本土动画的热情与信心已经被点燃了。

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变迁史

这种点燃是不可逆的,它已经成为中国动画电影市场未来发展最重要的内生动力之一。中国观众会为中国本土动画留足期待与市场空间,这是一种源自情怀支撑的坚不可摧的东西,只要创作者能创作出匹配这一期待的作品,市场空间就会被激发出来,就像这次《哪吒之魔童降世》所表现的一样。

从低幼到全年龄再到成人向,找到票房拓展空间

在2010年及其后的三四年里,“喜羊羊”和“熊出没”两个电视动画品牌所开发的动画电影,不断推高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纪录,再加上“赛尔号”“洛克王国”“摩尔庄园”等一批儿童社区游戏改编的动画电影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使市场讨论的焦点一直集中在“小手拉大手”这一模式上。

但最近5年来,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从“小手拉大手”的低幼动画占主流,逐渐变成了“大手拉小手”(指大人主动带孩子去看电影)的全年龄动画和“大手拉大手”(指年轻人三五成群去观影)的成人向动画占主流。在这个变化过程中,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空间也在不断扩大,票房天花板不断升高。

全年龄动画的典型代表是“熊出没”系列动画电影。不同于“喜羊羊”的低幼定位,“熊”定位于全年龄段,激发家长这一出资群体的观影需求,让家长也能从观影中找到乐趣。这是“熊出没”系列动画电影能突破2亿元(低幼动画票房天花板)向着五六亿元的全年龄动画拓展市场的重要原因。

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变迁史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