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复盘2019“国潮”消费:国风、国潮、国漫,这股浪潮不可逆!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3日 15:45:14

(原标题:复盘2019“国潮”消费 中国品牌关注度升至70%)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温梦华

十年毕其功,2019年12月,BFC外滩金融中心正式开业的那一天,郭广昌特意更新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诉说自己30年的外滩情怀。

十年前,在这片位于上海市中心,有着“外滩地王”之称的黄浦江畔黄金地块,郭广昌与潘石屹展开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争夺战,最终是有着上海基因的民企复星笑到了最后。

步行十分钟,来到距离BFC不到一公里的上海豫园,这座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的600多岁的江南园林,十年前也成为了“复星系”的一员,现在BFC和豫园统称为“大豫园”文化片区。45岁的复星国际联席总裁、豫园股份董事长徐晓亮扬起手腕,露出一块薄薄的上海手表——不久前,豫园股份刚完成了对“海鸥”“上海手表”两大国表品牌的收购。

“你看我都好多年不戴手表了,现在又开始戴了。”徐晓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国人戴国表实际上是戴情怀,戴的是那颗中国芯。”

“一帮小年轻拍的《我在故宫修文物》,放上B站瞬间收获100万点击量;李宁从累计亏损30亿、一年关店1800家,到现在每年68亿销售额、8亿元净利润;2019年《哪吒》票房49亿,成为中国电影市场排行第二的爆款……这些现象背后没那么简单,是有一些本质性的趋势。”徐晓亮谈到趋势,目光发亮,声音激动,“国风、国潮、国漫,这股浪潮不可逆!”

当5000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撞上空前多元化与国际化的中国青年文化,“潮文化”叠加不同行业,催生不同品类的“潮消费”“潮生意”。用罗振宇在2020年新年演讲时的话来说就是:“今天几乎所有的消费品类,都迎来了一个通过中国红利而再做一遍的机会。”

潮来浪去,弄潮者必饱尝酸甜苦辣,可能是先锋,也可能成为先驱。赶潮者也远不只像复星这样的“大玩家”,汉服、街头风、动漫、综艺……多个细小圈层酝酿着裂变,搅动着潮流,也被潮流搅动着。

95后打消购买疑虑,有网店去年卖4亿元

微博粉丝178万的时尚博主陈错,2014年入了汉服的“坑”。

“第一次接触汉服是在‘重回汉唐’的实体店,去庙里拜,出门有一家汉服店就去看了。”当时身边穿汉服的人还不多,从2018年起,经常能在街上看到穿汉服的女孩。“喜欢上汉服的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汉服真美,尤其是穿上汉服拍照,超好看。”陈错对记者说。

汉服之美,吸引到的不仅是“小姐姐”,大学专业是动画设计的男生宫寒四年前被朋友介绍到重回汉唐当模特,他的汉服照片被网友们称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2019年6月开始,他辞去在动画公司的工作,全职投入汉服行业。“父母得知后还挺支持我的。”

回顾一年的活动,刚刚结束的开封华服日·宋风雅集让国风博主宫寒最为印象深刻。作为一个首届的汉服活动,“确实没想到当天人流量会那么大,同袍们的热情如此高涨。”

和多位汉服同袍聊起来,无论他们只是普通大学生,还是专业从业者,“美”“好看”几乎是他们迷上汉服的共同理由。

在陈错等汉服爱好者们共同提到的,全国第一家面向公众的汉服商店——重回汉唐,记者见到披着红色斗篷的创始人绿珠儿。她在2004年接触到汉服,也是同样的一眼就喜欢。

“我为什么一下就能接受汉服?我想起小时候看过《西游记》大闹天宫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蟠桃园的仙女衣袂飘飘转圈圈的样子。现在汉服圈流行一句话:‘小时候披着床单转圈圈的这些人长大了’。我们看到这些古代的衣服,就觉得亲切、向往。”

2006年,绿珠儿动了开一家汉服店的念头。“那时候全城喜欢汉服的“同袍”只有20几个,大家都反对我开店。有人觉得商业会让汉服变味,有人认为根本不会有买主。”

而如今,95后们已经打消了“汉服没人买”的疑虑。

“一个年轻的汉服爱好者告诉我,为了一朵头上的绒花配饰,我可以等六个月,因为南京只有一个老匠人会做。如果等不及,我甚至愿意飞到日本去跟传统服饰匠人们去学。”豫园股份总裁助理、CGO孟文博向记者复述了让他印象深刻的这一幕。

“2019年,淘宝上好几家汉服店,销售额不声不响都过了亿,最多的一家一年卖了4亿元,买家都是年轻人。你怎么解释?只有一个解释,因为中国文化符号。”罗振宇在演讲中说道,“这就是中国红利。几千年来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在这个时代喷涌而出,可以最快地唤起我们内心深处的认同。只要在这个国家里,都能把它变成自己的抓手。”

潮消费花样百出,国产品牌为“悦潮者容”

最早一批做汉服生意的绿珠儿,万万没想到汉服潮会来得那么快。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