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哪吒票房破10亿,国漫何时崛起?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3日 23:49:20

爆了,真的爆了。

点映7000元票房、上映首日1.38亿票房、单日2.80亿动画电影最高票房纪录、首周末后累计票房7亿,预计票房34.31亿,豆瓣评分8.7……这些璀璨的数据都是由一部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的。

虽然《哪吒》一跃成为暑期档黑马与几部实力影片的撤档有一定关系,但这不能否认《哪吒》这部电影优秀的本质。

纵观近几年国漫票房,《大圣归来》9.56亿,《大鱼海棠》5.65亿,《白蛇:缘起》4.49亿,《风语咒》1.12亿,似乎有一个声音在细雨中呼喊“国漫崛起了!”

timg (1).jpg

日本提供了先进的发展思路

说起动漫,绕不开的一个词就是“日本”。日本制作的动画节目占全球播放的60%,2006年日本漫画业绩达到4810亿日圆,2011年,海外业绩也达到了177亿日圆,动漫及衍生周边占日本GDP的10%以上。

日本动漫的成功,离不开商业、艺术性与传播渠道三方面的紧密配合。

做动漫,首先考虑的事情就是赚钱,因为只有活下去才能再谈创作。就目前来说,日本动漫可以做到在本土市场面对汹汹来袭的“好莱虎”完全不落下风。

以2018年为例,日本总票房2230亿日元,年度票房榜前十中,四部为动漫,其中《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票房为91.8亿日元排名年度票房第三。尤其令人惊奇的是,火爆全球的《复仇者联盟3》在日本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连票房榜前15都没能进入。

timg (3).jpg

可以说,日本的大环境对动漫的发展起到了促进的作用,并且日本动漫也通过整体态势从以迪士尼为代表的好莱坞的市场下强多了足够的市场份额。

此外,在艺术性上,日本动漫打破了“小孩子才看”的常规思维,为动漫赋予了极富深度的人文关怀与哲学思辨。

例如,宫崎骏在2001年导演的《千与千寻》就是全球首部也是到今天为止唯一一部同获奥斯卡、金熊奖的动画电影;押井守在1995导演的《攻壳机动队》所探讨的人类与精神之间的联系,直接启发了沃卓斯基兄弟开创《黑客帝国》系列。

从传播方面考虑,借助互联网的发展,日本动漫早已不在偏安于日本本土一隅,而是传播到了全世界范围内。

以国内为例,随着九十年代互联网的传播与盗版资源的泛滥,大量的80后、90后开始接触日本动漫,这种被动的传播也深刻的影响了我国动漫的风格,比如《魁拔》、《大鱼海棠》等动画,不论是画风还是剧作风格,都与日本动漫有颇多相似之处。

由于多年养成的观影习惯,日本动漫在国内上映时,自然拥有一批潜在的粉丝,这些 粉丝又能为影片带来十足的票房保障。比如,《千与千寻》即使时隔18年后在中国上映,依然可以取得超4亿的票房成绩。

u=4249994859,888910863&fm=26&gp=0.jpg

赚快钱、低幼化毁掉了中国动漫

与历史上无数次文化的传播方向相同,在动漫领域,我国还算得上是日本的半个师傅。

上世纪40年代,美国卡通电影《白雪公主》在上海上映,万古蟾、万籁鸣、万超尘三兄弟看完后深感震撼,决心创作一部属于中国的动画片。

经过一年半的绘制,用去纸张400多令,万氏兄弟创作的《铁山公主》终于在1941年底在上海上映,随即引起轰动,后在香港、日本等地区上映,均获得强烈反响。

当时14岁的手冢治虫在日本看到这部动漫后下定决心,走上了动漫的道路,并且《铁山公主》的某些片段,也成了手冢治虫日创作的源泉。

这时候,中国动漫还算日本动漫的领路人。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接过了万氏兄弟的动画接力棒,继续创作优质动画,包括80、90后耳熟能详的《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谈》等等。

timg (4).jpg

然而到了1980年,中宣部开始对电影体制进行改革,对上影等六家制片厂实行“独立核算,向国家征税,自负盈亏”的改革。

简单来说,就是让这些制片厂的经济模式从国家拨款,转移到市场化投资的电影模式。

一时间,之前闷头在厂里上班的艺术家们开始以“金钱”为第一驱动力,一切求快、求钱——仔细观察这段时期上影的片子,比如《舒克和贝塔》、《魔方大厦》对比1964年的《大闹天宫》和1981的《九色鹿》,会发现《舒克和贝塔》、《魔方大厦》的背景和画质都降低了许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