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5名95后拍中国乡村版奥特曼走红日本 画风是这样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9日 07:26:26

5名95后拍中国乡村版奥特曼走红日本 画风是这样

中国乡村版奥特曼5名主创。受访者供图

5名95后拍中国乡村版奥特曼走红日本 画风是这样

中国乡村版《迪迦奥特曼》场景。受访者供图

用纸箱、A4纸搭建的“房屋”,莲藕装进纸制的“火箭筒”,粘贴了胶带、用旧衬衣改缝的“战斗服”……配上逼真音效,一场“奥特曼打怪兽”的戏码就这样开场了。

近日,一段时长3分03秒、由五名“95后”拍摄的中国乡村版《迪迦奥特曼》短片,在中国和日本的社交媒体上引发广泛热议。

作为日本电影的一种类型,“特摄片”要求演员穿着特殊服装,进行带特效、特技的表演。而这支以广东乡村为背景,破旧粤式建筑为取景地的“奥特曼特摄片”,颇具中国风。

在社交媒体评论区和视频网站的弹幕上,不少网友将其奉为“神作”。1月11日,日本知名导演岩井俊二在新浪微博上点赞了该视频。

短片的拍摄者是五名“95后”,主创之一名叫蒋欢,打小跟随父母从重庆老家来到肇庆。昨日,蒋欢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一年前他与其他四名成员,因热爱直播在网络结识,拍短片想法一拍即合,陆续推出一系列作品。

谈及《迪迦奥特曼》走红,蒋欢称“出乎意料”,未来想把视频拍得更好。

关于团队

拍奥特曼是“对童年回忆的致敬”

新京报:为何想要拍摄这段视频?

蒋欢:小时候非常喜欢看奥特曼,算是对童年回忆的一次致敬。之前我也拍过奥特曼的短片,2017年,当时拍得不好,就想着重新拍下,拍得更好些。当时拍视频、剪辑都不会操作,拍得非常简单,剧情也很“鸡肋(网络用语,形容很弱)”。当时基本上就没有受到关注,传播效果不好。

新京报:拍摄团队构成是怎样的?

蒋欢:我们团队有5个人,从创意提出、脚本撰写,到最后拍摄、剪辑,都是大家一起完成的,然后再一起在各平台上分发。我们五人中,3个是重庆人,一个老家在云南,还有一个是广东本地人。我是1995年的,其中两个是1996年(出生),一个是1998年,另一个是1999年,我最大。

新京报:目前还在上学吗?

蒋欢:之前中学毕业后,就去学技术,后来去电子厂里工作。我们现在开了短片工作室,做一些广告、打印业务。我们基本都是从小跟着爸妈来广东打工的,一年前网上认识后,聚在一起拍拍视频。现在租了房子,我们住在一起。

新京报:此前进行过拍摄、剪辑训练吗?

蒋欢:完全没有。我们都是自己从网络上搜索剪辑教程,然后对照教程,上手尝试剪辑,边学边剪辑。剪辑时,经常遇到软件出问题的情况,不是卡了,就是死机,电脑没有带动起来,或是因为素材太大。重新剪,特别麻烦。

新京报:这是你们第一次拍吗?

蒋欢:不是,我们之前也拍摄过,比如平时拍些模仿MV的短片,就是歌曲的MV,恶搞一下走秀啥的,算是一种二次元文化,像我们都很喜欢开着“弹幕”,看动漫,也会尝试一些这类视频的拍摄,在片子下面加些滚动字。

新京报:除了奥特曼,还扮过哪些角色?

蒋欢:扮过浑身泥巴的DJ(Disc?Jockey,负责打碟的职业名词),和朋友们演绎过《倩女幽魂》《神雕侠侣》《仙剑奇侠传》,传播比较广的还有,“朕的江山”系列、乡村版飞轮海、维密大秀等。

关于拍摄

自制道具用了半个月

新京报:视频拍摄用时多久?

蒋欢:制作道具花了半个月,其实在实际拍摄中,我们只拍了一天,剪辑差不多剪了七八个小时。前期构思过程中,一般从早上八九点起床就开始想剧情,一直想到下午五六点,有几次都熬了通宵。

新京报:片中道具来自哪里?

蒋欢:道具材料来自纸箱,是从网上买的,就是那种包装箱,像我们装冰箱、电视机那种。本来我们想去废品站,回收废旧纸箱,但是老板没卖,另外纸箱材质也不能保证,我们就从网络上,以每个10几块钱的价格,买了200多元的。

新京报:道具是怎么加工的?

蒋欢:拿到包装箱后给平铺开,然后用胶布缠起来,上面贴上有颜色的A4纸,做成“窗户”、“战斗服”等。制作前,我们在网络上搜集了样图,然后对照样图,一点点裁剪、粘贴。

新京报:拍摄过程还顺利吗?

蒋欢:拍摄时有小雨,因为道具都是纸制,都淋湿了。做道具时就有些被淋湿,只好重新来做。后来拍摄也都是小雨天,刚好拍完,纸具基本都坏了,不能再用,还好顺利拍完了。我们后来算了一下,成本大概有一两千块钱,主要是纸箱特别贵。

新京报:拍摄前是否进行过彩排?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