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新冠肺炎疫情中的ECMO不是药,是“向死神买时间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3日 00:49:13

2月7日,湖北省十堰市太和医院决定紧急采购一台ECMO设备。太和医院后勤服务中心主任陈滋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多方支援的产品,“主机在福建,水箱在上海。”

为了把设备运到十堰,院方辗转上海、武汉两地,历经火车、汽车、直升机接力运输,10日傍晚,设备终于抵达。

加上这台新机,太和医院已有两台ECMO机器,它们将被用于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在武汉、上海等地,医护人员早有通过ECMO技术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先例。山东、浙江等地援鄂医疗队,出发时也纷纷带上了这种“救命神器”。

2月4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进一步强调,对于严重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患者,应考虑俯卧位通气,甚至体外膜氧合(ECMO)。

53岁的黄冈人胡大志(化名)就体验过ECMO。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他是湖北省首例运用ECMO(体外膜肺氧合)技术救治的确诊患者。

据胡大志回忆,自己是在2019年12月底发现问题的,最初以为只是感冒。在家中拖了6天后,他于2020年1月2日到黄冈市中心医院检查,CT显示右肺有部分阴影。

按照肺炎治疗了3天后,胡大志的病情未有好转。他被转到了省城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后确诊为新冠肺炎。他记得医生说过,他的左右肺当时已经烧成了白肺,“要是再晚来一两天,肺功能就完全损坏了。”

1月7日,胡大志陷入昏迷,并被转入ICU,医生对其实施气管插管等措施后,病情未见好转。他隐约听到医生们讨论是否可以应用ECMO技术,“要不试验一下?死马当活马医。”

胡大志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接受治疗。受访者供图

对此,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曾对媒体表示,新冠肺炎患者中病情严重的,肺部正常工作会受到影响,ECMO技术相当于在人体外安放了一个“人工心肺”。

据胡大志的儿子介绍,经过评估,1月8日下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胡大志实施了ECMO技术,“机器大概上了三四天”。1月12日,CT检查显示其肺部功能基本恢复,血压、尿检等各项指标均恢复正常值,体温在36摄氏度左右。“当时医生说这是一个奇迹,我是重症监护病房里恢复得最快的一个。”胡大志说。

在了解了胡大志等人的案例后,新京报记者采访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危重症中心主任侯晓彤,广东省中山市人民医院副院长、ECMO研究室主任李斌飞,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体外循环中心主任吉冰洋,由他们解读ECMO技术及其在新冠肺炎中的应用。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侯晓彤、李斌飞、吉冰洋的对话。

用ECMO为新冠肺炎患者抢时间

新京报:能否介绍一下ECMO的工作原理?

侯晓彤:ECMO是重症治疗方面的一种技术,并不是针对新冠肺炎的。它是把人的静脉血引出来变成动脉血,再打回人体内,有循环辅助和呼吸辅助的作用,所以在心脏或者呼吸功能衰竭的时候,它可以代替人的心和肺起作用,等待心肺功能恢复。

吉冰洋:简单来说,ECMO就是通过设备暂时替代心脏和肺。对于肺炎患者来说,他的肺里都是炎症,用ECMO可以让他的肺休息一下。

新京报:那ECMO可以用于新冠肺炎患者吗?

侯晓彤:新冠肺炎病毒主要攻击的是肺,很多病人因此出现严重呼吸功能不全、低氧血症,甚至危及生命。这是ECMO的适应证之一,是可以采用ECMO的手段进行辅助的。

李斌飞:但要想把病治好,光靠ECMO是不行的。临床医生给病人上完(ECMO的)机器后,该治疗肺的还要治疗肺,该治疗心脏的还要治疗心脏,不是说我一上机器,其他的医生就都不用管了,大家还要继续治。

ECMO只是给医生争取到了更多的治疗时间。就像我本来今天考试,但是考试时间忽然推迟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你不复习,考试照样不及格。

医护人员正在给病人安装ECMO机器。 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所以严格说来,ECMO不是在治疗新冠肺炎?

侯晓彤:新冠肺炎是病毒性肺炎,我们一般认为病毒性肺炎是自限性的,也就是说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能自动停止,大多数患者靠自身免疫力就可痊愈。ECMO跟药不一样,它只是“向死神买时间”,并不治疗原发病。

李斌飞:新冠肺炎的临床表现很复杂、很凶猛,所以不能简单地说ECMO治愈新冠肺炎,只能说它能提供某些方面的帮助。

现在还不太好判断ECMO在新冠肺炎中的表现,因为已知的案例太少了。但相对来说,年轻人的使用效果好一点。

适用于仅有心、肺损伤的病人

新京报:什么样的病人适合使用ECMO?

热门标签